中小学生教育减负是一纸空文还是有令可行

江苏这个“减负令”却从开始落实就显得有些不给力,不禁令人担忧这个“最严”减负令,是否又会沦为“最松”。这么说是因为以前各种“最严”最终多沦为“最松”的例子有很多。

任性学校推行自主作业 但需经老师及家长同意

任性学校推行自主作业 但需经老师及家长同意

据了解,为了给学生“减负”,给家长“释压”,一项名为“自主作业”的探索正在顺德碧桂园实验学校实行。何为“自主作业”?该校校长陈钱林表示,所谓的“自主作业”,就是学生拥有对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提出“做或不做”的权利。

小升初取消推优难 上名校还得拼奥数

北京市教委发布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工作意见,取消推优、降低特长生招生比例。对于这个消息,多家教育机构的负责人表示,推优生的比例年年下调,但小升初竞争依然严峻,因为对于小升初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