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桌纳入监管 孩子吃得安全家长更放心了

小饭桌纳入监管 孩子吃得安全家长更放心了

呼和浩特玉泉区土默特学校放学后,校门口来接孩子的家长很少。孩子们大多数都被举着小旗的“小饭桌”管理人员领走了。

新亚太杯开班前被喊停 部分培训机构陆续退款

据报道,“‘亚太杯’已经被市教委喊停了,怎么又卷土重来?”市民张先生近日反映部分教育机构举办“亚太杯”赛前集训的情况。记者从市教委了解到,新“亚太杯”在报名阶段已被喊停。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涉嫌虐童教师被刑拘

北京警方昨晚连续公布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疑似虐童事件调查情况。一名幼儿园老师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刑事拘留。而北京一女子因编造“老虎团”人员集体猥亵幼儿虚假信息被依法行政拘留。

广州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突然关门 家长退款难维权难

广州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突然关门 家长退款难维权难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您查证后再拨……”11月1日,记者拨打广州天才宝贝滨江中心咨询热线,无人接听。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

河北石家庄市教育局:中小学违规招生取消招生资格

为进一步规范全市普通中小学特别是民办学校招生行为,维护全市良好招生秩序,近日,河北石家庄市教育局发布关于严格规范普通中小学招生行为的通知。

好未来频繁发白皮书客观性遭质疑 专家:家长应避免被误导

今年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好未来、新东方等教育机构发布的调查报告至少有5个,加上其它机构发布的教育报告,数量更多。以“中国”字样的调查多不靠谱,家长要避免被误导。

北京唐纳幼儿园被天使幼儿园接管 430名幼儿何去何从

北京唐纳幼儿园被天使幼儿园接管 430名幼儿何去何从

近日,一篇题为《开学仅一周幼儿园遭“吞并”,别让社会套路污染孩子的双眸》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中热传。文章称,原来北京市教委评定的一级一类幼儿园一夜之间不复存在……

过度包装成教育行业潜规则 第三方监管亟待建立

过度包装成教育行业潜规则 第三方监管亟待建立

近日,媒体报道了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下称“新东方”, NYSE:EDU)旗下泡泡英语学校出现的虚假包装名师一事,引发业界对民营教育乱象的讨论。该校负责培训新教师的“教培师”鼓励新教师对教育背景进行包装、夸大授课经验。

学生超前教育成常态 专家:避免“抢跑”需裁判哨声

学生超前教育成常态 专家:避免“抢跑”需裁判哨声

据调查,在整个学前教育特别是幼升小阶段,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未到起点就已开始“抢跑”,一种“集体性焦虑”、“恐慌式抢跑”心态正在家长中间蔓延。

学生家长因不报名遭朴新教育辅导班老师咒骂

学生家长因不报名遭朴新教育辅导班老师咒骂

家长带孩子去济南某辅导班咨询,咨询后因没在该校报名缴费,遭到学校老师的诅咒谩骂。当事老师承认确实有过争执,自己也被家长骂了。

以爱心支教名义向学生收取费用 教育部门:全面查处

以爱心支教名义向学生收取费用 教育部门:全面查处

第一次参加爱心支教,张娜觉得自己“像挨了一记耳光”。张娜发现,虽然自己参加的是爱心支教,却要向学生收取课时费,更像商业性的教育培训。

美国学前教育机构的教育宗旨:强调爱与尊重

美国的学前教育机构有附设在小学的幼儿园(kindergarten,招收5岁以上儿童),类似于中国幼儿园的大班或学前班,关注读写算,重视幼小衔接。

挪威将禁止在学校穿戴覆盖脸部的服饰

挪威政府12日发表公告说,挪威将在全国范围禁止在学校穿戴覆盖脸部的服饰,包括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等所有公立及私立教育机构,也包括针对难民进行的培训课程等。

幼教机构花样多 市场乱象需规范

据了解,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866亿元,比2015年增长7.75%。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观念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带着孩子上幼教班,幼教成了近年日趋红火的一个市场。

小教育机构不靠谱 体育培训伤害风险高

暑期将至,针对孩子的各种培训班又开始火热招生中——但是,什么样的培训机构更安全?一旦发生纠纷,家长如何维权?

天才宝贝幼儿园老师指责家长“你不配当妈”

然而,在武汉市江夏区一所幼儿教育机构,老师和家长因为孩子是否参赛在微信群中起了分歧,园方老师指责家长“你就不配当妈”。

无锡幼儿教育机构陷罢课门 4名老师抱团辞职

昨日,有网友爆料无锡一幼儿教育机构出现“集体罢课”事件,此举让不少该机构学生的家长不安,甚至引来了警方的关注。

多地民办教育机构负责人跑路 涉案竟达十几亿

中国教育学会日前发布的《中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

教育机构扎堆变幼儿园 栖身居民区和商场

学前教育培训、幼儿成长中心、亲子教育活动班……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加剧了入园难,大量幼儿培训机构开始承接其幼儿园的功能。

教育机构变身全托幼儿园 无法满足办园条件

培训机构栖身于北京各大小区周边及写字楼底商,实际业务和正规全日制幼儿园相差无几,却并不符合全日制幼儿园的办学条件,存在安全隐患和教学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