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童年如河流,有时波涛汹涌,有时平静温和;有时迅猛,有时缓慢。这次“邮寄儿童之旅”使我终身难忘!

外公把我送到萧山国际机场,仅有十岁的我,就要独自一人乘飞机,离开了外公,我更紧张了,不时回头望望,心悬了起来。机场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一个牌子,上面写着:UM(无成人陪伴儿童),接着带领我登机,我忐忑不安地通过了登桥,上了飞机。

刚坐下,旁边来了个姐姐,她亲切地对我打招呼:“你好,小朋友!’刚开始,我还有些害怕,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儿,空姐走过来,和颜悦色地问道:”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地吗?”顿时,我感到受宠若惊,连连摇头。

“祝你旅途愉快!”说完,便帮我寄好安全带,转身离去了。嘿!我还成了重点保护人物了呢!心中又增添了一层安全感。

半小时过去了,空姐微笑着推着食物车走过来,递给我一份点心。我拿着一盒不知名地东西,左瞧瞧,右看看,不知如何是好。旁边地姐姐似乎看懂了我地心思,对我说:“这是黄油,夹着面包最好吃!”,边说边帮我把黄油夹进面包里,递给我。好心地姐姐让我渐渐放开了,不再害怕。

不知不觉中,两小时过去了,飞机缓缓降落了,由于地面气压比空中高,我的耳膜隐隐作痛,不一会就好了。我为自己感到自豪,小小年纪,乘飞机飞过几万里来到成都,心中像吃了蜜一般的甜。一位空姐将我带下飞机,交给等候已久的伯伯。啊!空气是那么清新,阳光是那么明媚,万物都提起了精神,仿佛再为我拍手叫好!

童年如河流,有时波涛汹涌,有时平静温和;有时迅猛,有时缓慢。这次“邮寄儿童之旅”使我终身难忘!

“邮寄儿童”(无成人陪伴儿童),是指年龄满5周岁但不满12周岁的、没有成人带领、单独乘机的儿童。每年的寒暑假来临,中国各家航空公司都会陆续推出“无人陪伴儿童乘机”业务。

而随着这一服务的发展,不仅局限于航空,各大汽车站、火车站都已开通了“邮寄儿童”业务,父母们可以让孩子放心地单飞回家。

早在20世纪初,美国邮递员就拎着一个大邮袋,邮袋中装的不是邮件,也不是其它物品,而是一个儿童。自从邮寄包裹服务于1913年推出后,至少有两名儿童与信件一样,被邮递到目的地,在他们的衣服上还打上了邮戳。

只不过,当时美国邮政部长迅速颁布了一项规定,禁止邮送儿童。

那时的邮寄儿童意义与今日大相径庭。

在飞机、火车、汽车三种交通工具中中,汽车相对安全指数较低,以此为例,看如何把好儿童安全关。

第一,儿童认识接站人。例,青岛长途汽车总站要求“邮寄儿童”的年龄在7岁-14岁之间,即具备一定的自理能力,因为驾驶员和乘务员有自己的工作,无法将全部精力放在照顾儿童上。同时,7岁以上的儿童就可完全辨识接站人,如果儿童不认识接站人则一律不办交接手续。

第二,设置密码。送站家长在填写申请表时,除了要填写接送站人信息、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以外,还要填写一个六位数的接站密码,如银行卡密码一样。驾驶员和乘务人员在将儿童交给接站人之前,要和接站人核对密码,密码一致才能办理交接手续。

第三,网络视频实时监控。例,青岛长途汽车总站的车辆均装备了GPS,青岛长途汽车总站所属的青岛交运集团不仅可以实时监控车辆所在位置,而且能通过3G网络实时监控车内情况以及被邮寄儿童状况。

此外,大部分家长都给孩子带了手机,而且家长也有驾驶员和乘务人员手机号,在路上家长可以随时跟孩子和乘务人员联系,了解孩子的状况。

“邮寄儿童”,乍一看似乎像人贩子干的不法勾当,不过,这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事实上只是家长通过一系列手续确认,然后将孩子交由交运方照顾,使得儿童能够在无亲人陪伴的情况下安全到达目的地。从目前青岛的尝试来看,这项服务颇受青睐。对于那些工作忙,没时间陪孩子的家长来说,这一尝试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也体现了交通运输部门服务人性化的一面。

民航系统早前就已经推出了“无成人陪伴儿童”服务,也有个别地方铁路部门推出针对儿童的“爱心护送服务”。从“空中邮寄”到“地上邮寄”,“邮寄儿童”服务面的扩展,也是城镇化背景下人口流动频繁带来的需求的体现,这种需求在未来可能有增加之势。而相对于航空和铁路,客运的可操作性更强。因此,此项服务是值得在全国客运市场推广的。

但,儿童旅客具有“爱动、爱问、爱玩”的特点,一路上的周全照顾并非易事,加上保证“寄件人”和“收件人”的有效对接也颇费心思。因此,对于客运部门来说,如何“好心办好事”是一项技术活,一方面,需要“限量保质”,与自身服务能力相匹配;另一方面,也要在安全保障方面多花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