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澳纽可、贝瑞可、乐博维、玛米力等4个洋品牌部分批次奶粉在进境时被检出不合格,被拒输华。12月20日,记者从国家质监总局获悉,在最新发布的一期进境问题食品、化妆品黑名单上,共有57批进口食品因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未予准入,包括上述品牌的部分批次洋奶粉被通报。

在未予准入的食品信息中,泓乐旗下高端有机品牌乐博维赫然在列,其由奥地利“AGRANA StarkeGmbh”制造,此批次为乐博雅幼儿配方奶粉3段,共15.6千克,在湖北进境口岸被检出脂肪酸含量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已被依法销毁。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泓乐第一次“上黑榜”,早在今年5月12日,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组织了监督抽检,其中泓乐有机奶粉共有2批次上榜,一批次维生素A指标未达标,且锰元素指标不符合标签标示值,另一批次除了锰元素指标不符合标签标示值外,还检出了阪崎肠杆菌。

随后,乐博维生产商AGRANA StarkeGmbh被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局取消了在华注册资格。但武汉美斯通工贸公司仍继续从被取消注册资格的生产商那里进口食品。对此,记者多次致电武汉美斯通工贸公司却没有得到公司的正面回复。

此外,未予准入食品中还包括波兰奶粉品牌玛米力,由申维健怡贸易(深圳)有限公司从波兰生产商Geo-Poland Sp. z o.o进口,不合格的三批次1段、2段、3段共计33吨,均为标签不合格,目前已被退货。

资料显示,玛米力是Geo-Poland Sp. z o.o公司自有品牌,而申维健怡贸易(深圳)有限公司作为中国地区的总代理主营100%欧盟原装进口婴儿(0-6)岁奶粉,经营玛米力一代、二代、三代、四代产品。中国随即致电这家公司,对方表示对此并不知情,待了解情况后再对外发声。

两个澳洲品牌贝瑞可和澳纽可也荣登黑榜。其中,澳纽可一批次9.36吨产品被检出超限量使用营养化剂牛磺酸,而贝瑞可两批次产品包括较大婴儿配方奶粉和幼儿配方奶粉共计96千克,分别被检出亚油酸单位标识错误和烟酸含量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这两个品牌都由北京坤岳昊商贸有限公司从澳大利亚生产商BLEND AND PACK PTY LTD进口到国内。

记者随机登录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发现,泓乐奶粉3段、玛米力1段、2段、3段在多个平台都有很多产品,且最近还有交易记录,贝瑞可、澳纽可两个品牌在淘宝上也一直在售。

近日,依据《婴儿配方食品》的国家标准,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食品研究中心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应用技术合作中心对部分海淘产品中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开展了随机抽测。结果显示,来自多个品牌的30份婴幼儿配方奶粉中,有19份奶粉的乳清蛋白含量低于国家标准(乳基婴儿配方食品中乳清蛋白含量应60%),不合格率达到了63.3%。

乳清蛋白是乳汁中的一种蛋白质,为人体提供必需氨基酸等成分,具有营养价值高、易消化吸收、含有多种活性成分和增强免疫力等特点,是公认的人体优质蛋白质补充剂之一。

然而,此次抽测的19份进口品牌奶粉样本最突出的问题,便集中在牛乳中优质蛋白含量不达标这一项上。研究中心专家认为,市面上备受青睐的“洋奶粉”并不一定适合中国人体质,反而是不少国产奶粉配方的营养结构更利于中国宝宝吸收。同时,抽测结果还显示,个别品牌的样本有掺入疑似植物蛋白。

近日,依据《婴儿配方食品》的国家标准,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食品研究中心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应用技术合作中心对部分海淘产品中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开展了随机抽测。结果显示,来自多个品牌的30份婴幼儿配方奶粉中,有19份奶粉的乳清蛋白含量低于国家标准(乳基婴儿配方食品中乳清蛋白含量应60%),不合格率达到了63.3%。

据报道,消费者徐先生通过京东促销购买了一款原装进口奶粉,后发现此批奶粉属于销毁产品,因此将北京百惠隆贸易有限公司、江西华欧中兴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退还货款15939元,并索赔10倍赔偿,京东承担连带责任。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徐先生诉称,京东618促销日,徐先生购买了北京百惠隆贸易有限公司销售的德国原装进口乐爱朵2段奶粉。由于促销力度比较大,跟客服联系下次购买也要遵循618大促价格。故又在2015年7月1日购买了3段2段奶粉,两次一共支付金额15939元。7月20日,徐先生发现国家质检总局于2014年8月下令销毁这批奶粉,举报到海淀区食药监,故诉至法院,提出上述诉请。

根据上文提及的信息,记者在国家质检总局官网中反查有关“乐爱朵2段奶粉”的信息,发现在2014年,该局曾经发布了“2014年8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其中标称为乐爱朵较大婴儿配方奶粉2段(铁罐)、乐爱朵幼儿配方奶粉3段(铁罐)两个批次的产品被指不合格,均“违规使用化学物质L-酪氨酸和L-色氨酸”。

根据质检总局当时给出的信息,上述两批次奶粉合共126.9千克,由德国进口,制造商是C&W Europe GmbH,进口商为江西华欧中兴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进境口岸是上海,且处理措施均标注为“销毁”。

宋亮表示,随着奶粉新政的实施,鱼目混珠的“假洋鬼子奶粉”在传统贸易上没有出路了,但是可以通过跨境电商轻松再次进入中国。结果很可能是是国内进口品牌更加混乱,假冒伪劣或充斥市场,食品安全无法得到保证,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

在此前举办的“配方注册制后的乳业监管”课题会议上,奶粉跨境购的监管问题也被着重讨论。此前这一领域一直被认为是海外贴牌的重要渠道,有关部门和专家担心,由于监管一直不明确,在配方注册制实施之后,跨境购会成为监管的灰色地带。

据参与跨境购监管讨论的专家向媒体透露,目前正在讨论如何将整个跨境购完全纳入到线下监管体系范围之内,国内保税区仓库批量进口的奶粉将纳入监管范围。而对于部分保税区仓库在境外的情况,有关部门也已经意识到存在漏洞,正在研究如何堵漏。目前海淘、代购等C2C的消费者个人购买行为无法约束,但可以对其购买来源进行控制,未来将出台的《电子商务法》中,可能将承载交易的平台经营者纳入监管,并配合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加强监管的力度。

宋亮认为,规范跨境购还是要从源头抓起,首先建立有效的追溯体制,假冒大多是热销大品牌奶粉,只要建立有效跨国追溯,就可以解决假冒问题;其次,推出电子商务法,给平台商以规范的准则和要求。

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首先,政府或行业应通过多种渠道与方法,更多地了解、收集和发布公布境外海淘或跨境销售婴幼儿奶粉生产厂家的相关信息和安全评估指引等相关信息,让消费者更全面地了解境外产品的真实面目与质地保障情况,消费者本身会对目前的品牌做出理性的选择。其次是流通环节须加大抽检的力度,并把检测结果及时向全国消费者公告。

2016年我国迎来新一轮婴儿潮,中国家庭对于进口婴儿食品的热衷和追逐将更加狂热。营养师王提表示,海淘的奶粉是国外针对当地的饮食结构特点,为当地宝宝设定的,其标准可能和国内不一样。比如,日本的奶粉设定标准就比我国的低,因为大人吃的海产品多,自然影响母乳的营养成分。所以,还是为宝宝选购信任度高的国产奶粉吧。

中国儿童卫生保健疾病防治指导中心主任戴耀华也说,对于海淘奶粉要客观看待。即使在欧美国家,婴幼儿食品召回事件也时有发生。目前国内的婴幼儿营养品很多品牌也是全球采购原料的,对于质量标准很多国际大品牌都是根据自己企业内部的标准全球一致的,同时也要符合中国的法规要求。如果真的想买进口奶粉,建议在国内买正规渠道进口的奶粉,营养成分也会考虑到中国宝宝的需要量。

最新实施的奶粉新政规定国内外奶粉企业将实行统一注册管理,使许多国外奶粉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有所畏惧。随着新政实施,我国进口奶粉已面临转折点,风光不再,对国产品牌冲击也将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