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生个羊宝宝 就怕没人生宝宝

  • 导读:日前,纽约时报出了一篇“避生羊宝宝,中国年底迎生育高峰”的文章,介绍了些“羊年不宜生子”的情况。此前,人民日报、央视已经有过忧心忡忡的报道。但事实上,“避生羊宝宝”现象并不存在。

2015-01-04第236期

“羊年不宜生子”之忧

    “年底生育高峰”报道频现

    按纽约时报的说法,“至少三个省份出现了生育高峰。”“辽宁、山东和甘肃省的医院都表示,今年的生育率大幅增长”,这是综述了一篇“《人民日报》的报道”(实际来自其他媒体):

    “据《辽宁日报》消息,辽宁省人民医院妇产科白桦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2014年宝宝出生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30%。”

    “据《威海晚报》消息,截至2014年10月,荣成市人民医院产房每月平均分娩新生儿240多名,接生量是2013年的一倍,产科医护人员工作处于连轴转状态。”

    “据《兰州晨报》消息, 2014年8月,省城迎来一波生育高峰,兰州市区各医院产科病房爆满。截至7月底,出生量比去年同期增加50%以上,预计年末将迎来生产高峰期。”

    “增长30%”、“增加50%”、“翻倍”这类字眼,似乎说明在马年突击生产,避开羊年的情形已经相当严重。纽约时报引述的一些报道还提到,“由于今年的70万个出生证几乎用光,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又申请了额外的30万个出生证。”“在贵州省会贵阳,几家医院上个月表示,它们不得不暂停办理出生证。”

    许多报道还引述了人民网2014年5月开展的一项有2000网友参与的调查,结果显示接近52%的网友表示身边有“避生羊宝宝”的现象。

    

    

    一些“羊宝宝遭嫌弃”的案例也引发关注

    在陕西榆林,一个怀了“羊宝宝”的孕妇,被婆婆要求打胎,这个报道也引发了关注,作为“羊宝宝遭嫌弃”的佐证。报道称,“孕妇老公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当时脸色都变了,后来吞吞吐吐地告诉她,原来婆婆算了一下说孩子是属羊的,说属相不好,让她放弃这个宝宝。”然后过了几天,婆婆亲自找到媳妇,给她说属羊的人有多么多么的不好,说什么“十羊九不全”,说谁谁属羊过得多悲惨等等。最后婆婆希望媳妇打掉这个孩子,等羊年过了重新生一个娃。

    

    这种现象引发了诸多媒体的担忧

    数据加案例加调查,似乎表明“避生羊宝宝”现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为此多家媒体发出呼吁破除迷信,如央视新闻就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组图片,称“十羊九不全”根本是以讹传讹、“羊自古都是吉祥物”,并列举了一些中外属羊的名人,最后告诉大家,“生肖宿命论是伪科学”。

    一些媒体在努力破除迷信之外,还引述专家说法称,选择扎堆在马年或者猴年生孩子,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一方面是医疗资源紧张,另一方面是势必会给孩子将来在上学、就业方面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羊年不宜生子”、“十羊九不全”这些说法当然是一种迷信,没有任何根据,破除这种迷信是好事。

    不过有意思的是,中外媒体对“避生羊宝宝”的这种担忧,很可能是多余的。

历史数据却显示,并没有“避生羊宝宝”现象

    十二年前,媒体关于“避生羊宝宝”的担忧与今天如出一辙

    十二生肖,十二年一轮回,不妨考察一下上一个羊年,媒体是如何看待“避生羊宝宝”现象的。结果是,当时的报道几乎与现在一模一样:

    2002年12月7日, 《北京青年报》在显著位置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年底突遇分娩高峰”的报道,称在马年年底, 北京市多家妇产医院突然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现象,分娩人数成倍上升, 妇产科连病床都不够用。“北京妇产医院医生介绍,从5月份开始,宝宝的出生数量从平时的300多个,猛增到600个, 并持续到现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太原、青岛、厦门等城市也出现了有关 2002年年底妇产科病房“爆满”的报道,比如“记者近日从山西省人民医院、山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太原市中心医院等多家医院了解到,今年以来到各家医院分娩的产妇比前两年都要多,有些医疗条件好的妇产医院甚至分娩人数成倍上升。”

    实际结果怎样呢?

    

    统计数据显示,1949年以来,“避生羊宝宝”现象就没出现过

    如果说真的存在“避生羊宝宝”现象,那么从统计上来说,合适育龄夫妇就会在马年提前有意识地多安排生育, 在羊年则明显地减少生育, 而进入猴年时再次安排一定的补偿性生育,这三年的生育人数就会呈一个马鞍形,羊年处在低点,那是不是这样呢?

    严格来说,要考察这方面的统计数据,要按照农历年来算。不过按照人口学者段成荣的说法,由于近百年来,我国每年出生人口的出生月份分布非常稳定,用公历年的数据来代替农历年是可以接受的。不妨先看看上一个羊年2003年前后的情况:2002、2003、2004全年全国出生人口分别为1647万人、1599万人、1593万人——羊年不仅出生人口比猴年多,比马年少的出生人口也就不到3%,而且很可能只是惯性效应,因为2001年蛇年出生人口是1702万人,马年也比蛇年少,根本没有出现报道里提到的“扎堆生育”现象,更不用说什么“成倍上升”了。

    再上一个羊年1991年前后的情况是:1990、1991、1992全年全国出生人口分别为2391万人、2258万人、2119万人,呈惯性降低趋势,也丝毫看不出“避生羊宝宝”现象。再上一个羊年1979年前后的情况是:1978、1979、1980全年全国出生人口分别为1745万人、1727万人、1779万人,这次总算出现马鞍型了,但羊年的出生人口数只比马年少了1%,比猴年少了3%,这点差距在历年出生人口的变化中可以说微不足道,即便有“羊年不宜生子”观念的影响,这种影响也是非常小的。再继续往前考察两轮,也依然无法看出“避生羊宝宝”现象。

    

    

    事实上,按人口学者马妍的研究,不仅“避生羊宝宝”现象不存在,从1949年以来,所谓的“生肖偏好”均无法反映在出生人口的数据上面,更不要说显著地反映了,包括2000年的“千禧龙宝宝”、2007年“金猪宝宝”、2008年“奥运宝宝”等媒体热捧过的概念,都没有使人口出生数产生重大波动。统计1949到2008这60年每个生肖的出生总人数,“最被偏爱”的龙年只能排第三,“最被嫌弃”的羊年之下还有猪、牛、鼠。

    所以,结论就是,就全体人口的宏观角度而言,我国民众在进行生育决策时并没有大范围地刻意选择某一生肖作为孩子出生的时间,即并不存在生肖偏好。而出生人口规模的波动更多地是由于人口惯性的影响。

    那么,前面的这些报道这么解释呢?“羊年不宜生子”的观念是已经不存在了吗?

    

    解释之一:“年底生育高峰”只是局部现象

    关于各地出现“年底生育高峰”的报道,显然只是一种局部现象,且不说几家医院代表不了几个省的情况,就连云南“额外申请30万张准生证”,细看报道也知道并不是说要扎堆生产30万人。事实上,生育情况平稳的报道也有不少,例如上海市卫计委的发言人接受采访时就说,今年的出生证发放过程中没有出现异常情况。南宁晚报记者采访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得到的回应是,“目前该医院每个月的分娩量在200例左右,与往年大致相当。”

    人口学者段成荣认为,记者们之所以得出错误的结论,是因为在方法上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草草地收集一些个案资料就匆忙下结论,这是人们在观察人口问题等社会现象时最容易犯的错误。”有趣的是,纽约时报在“1965年停电婴儿”事件中,犯过类似的错误,在这次事件中,纽约时报因为一次11小时的停电事故,就得出了9个月后会出生大批婴儿的结论。

    

    解释之二:传统生育文化影响已日渐式微,许多人已经不再迷信

    至于“羊年不宜生子”的观念,从之前相关报道中腾讯网友的跟帖就可以看到,多数网友其实并不怎么迷信,被点赞最多的几条留言都是反对这一观念的:如“我的宝宝明年三月份出生,属羊怎么了,我觉得挺好。我们家老公也喜欢。”“我就是生了个羊宝宝!宝贝乖巧可爱!如今的他都已经20多岁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相反,照同龄人相比,他是最优秀的!也是最幸福的!最可贵的是他非常的孝顺!我却为我生的羊儿子感到骄傲!想想他我都觉得特别的幸福!”

    而所谓调查52%网友表示身边有“避生羊宝宝”现象,恐怕是不准确的,有可能这些人只是听人谈论过这一说法,但有这种说法和真正进行生育决策是不一样的。事实上,家庭在生育时间的决策上更多的受到诸如家庭经济条件、家庭发展计划等其他多种因素的影响,“生肖偏好”所起的作用有限。像前面提到的榆林孕妇,尽管婆婆大力反对,但孕妇最终还是坚持要生下这个羊宝宝。

    

    解释之三:有不迷信的人专门挑羊年生,以回避扎堆生育

    最后,即便有一些迷信的人仍然不愿意在羊年生宝宝,但也有不迷信的人专门就挑羊年来生,因此取得了平衡。挑羊年来生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孩子面临太激烈的竞争,有网友称“你们都赶着生马宝宝吧,谁也别和我抢,我非生个羊宝宝,到时候上学都没有抢的,各个学校开绿灯的时候我看你们还得瑟不。”一位护士则称“我要生孩子就在羊年生,这样我的孩子在社会上不会面临那么激烈的竞争,生活会更容易。”

    出生于人口规模较少的年份,相比起出生于人口规模较多的年份,其福利明显要多,这不仅一般人就容易设想到,也是早就被学界证明的。而且扎堆生育,将会使本来比较平稳的年度人口规模曲线变成突升突降,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首先是个人将面临“一生的拥挤”, 包括入托、升学、就业、婚姻、养老等;同时,出生人口规模的非随机波动,可能导致国家在对教育、医疗等社会资源进行配置时难以准确判断和合理规划,从而造成资源配置的无序和低效,给社会发展带来不利和不确定的影响。

    

要担心的不是“避生羊宝宝”,而是什么宝宝都少人生

    “避生羊宝宝”现象不存在,那是不是就说明没什么值得担忧呢?不尽然,因为这种现象实际上加剧了“单独二胎没人生”之忧。截至去年9月末,全国只有80.4万对符合“单独二胎”标准的夫妻申请了生二胎,这一数字远不及政府之前作出计划生育改革表态时计生官员和人口学家预测的200万对。对此,一些人提出,这是因为人们马年还未做好准备,羊年又要“避生羊宝宝”,因此会扎堆在猴年生——真会这样吗?从以上分析来看,“避生羊宝宝”现象很可能根本就不成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单独二胎没人生”的局面恐怕很难扭转。

    而昨日的一则新闻让人更加担心中国的人口形势: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去年新生儿数量仅为100万左右,创历史新低,这已经是在日本出生率近年有所回升下出现的情况。这充分说明,在生育问题上,是有着巨大的惯性的,这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密切关系,而一些迷信的说法,一些想当然的政策,已经很难阻挡这个惯性了。

历史数据显示,“避生羊宝宝”并不值得担忧,倒是越来越少人愿意生宝宝,将会成为未来的大难题。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