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2013年5月13日,有媒体报道海南万宁第二小学校长陈某鹏与该市房管局工作人员冯某松,于8日晚间带六名小学女生开房,女生下体遭到伤害,疑似遭遇性侵,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强奸罪,是指违背女性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女性发生性行为或者奸淫幼女的行为。换言之,针对幼女的“强奸罪”,并不需要“强行”,只要是“奸淫幼女”即满足强奸定罪条件。即不管受害人是否同意,或者是否由幼女发出邀请,均不影响对犯罪嫌疑人的定罪,因为刑法考虑未成年人在意志上不自由,故受害人的同意不能构成刑法上“违法阻却事由”。

在中国,即便1984年就明确了针对奸淫幼女的行为,抛弃“插入说”的既遂标准,而采用“接触说”,但满足条件仍然相当苛刻:需要犯罪人性器官与幼女性器官有接触,且主观上要有奸入幼女性器官意图才能认定。换言之,即便作案者把幼女弄到像此案中万宁人民医院检查显示的“女童阴部红肿、会阴有1cm裂伤”,只要不满足“性器官之间接触”、或者有性器官接触但主观上没有插入意图,仍然算不上奸淫幼女和强奸。

在国际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02年对强奸罪的定义:“只要是使用阴茎或其他部位或其他东西,经武力逼迫或其他逼迫,触及阴道或肛门,不管程度轻微与否,都属于强奸。”对比即可发现,在“强奸罪”的定义上,中国法律对幼女和女性的保护就非常狭隘。【详细

不是公共场合或聚众猥亵,最多判5年

所谓猥亵儿童,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但《刑法》规定,只有行为人在“聚众或者在公众场所当众猥亵儿童”时才将处以5年以上有期徒刑。对比一下强奸罪的法定加重情节,如“强奸妇女手段残酷的;强奸妇女多人或多次的;轮奸妇女的首要分子;因强奸妇女引起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以及其他严重后果的”,很容易即可发现,猥亵儿童罪的法定加重情节过于狭隘了,像在万宁这次案件,即便这个校长多次与这些女学生开房,也达不到法定加重情节,最多也就判5年。

此外,在刑事司法领域,都将妇女的年龄扩大解释为已满14周岁,在司法实践中,15岁就算不上儿童,无法以“猥亵儿童”入罪,这使猥亵儿童罪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能力进一步降低。

现实中,对于“猥亵儿童”的犯罪都只是轻描淡写

在2012年的广东白观珠镇金竹园村就发生了一件荒唐事,一位50多岁的公务员对一个12岁的小姑娘实施了猥亵,造成了小女孩下体出血受伤。但由于当地派出所认为由于该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最多属于治安问题,对其只处以了15天的拘留。2007年9月,某中学体育教师蔡某在饮酒后上课,安排学生压腿时,从后面搂抱被害人小涵(化名,1994年生)、小春(化名,1994年生)等六名女学生的腰部,直至被害人哭泣才放手。本案经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蔡某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可不作犯罪处理,由侦查机关撤回,并建议给予行政处罚。

大多数为熟人作案

犯罪分子与受害人大部分是同村乡亲、邻居、亲戚、认识的朋友、师生等相熟关系。而深圳地区熟人作案也在60%以上比例,而据分析,这些“熟人”首推邻居、房东或房客,其次是同事、小区保安、附近小店店主或摊贩、父母的朋友等。

某地统计数据显示,在发生的28件此类案件中,嫌疑人和被害人系熟人关系的有18件,占64.3%,包括老乡、朋友、邻居甚至亲人等。梅州地区被熟人侵害的有45人,占69.2%,犯罪分子与受害人大部分是同村乡亲、邻居、亲戚、认识的朋友、师生等相熟关系。而深圳地区熟人作案也在60%以上比例,而据分析,这些“熟人”首推邻居、房东或房客,其次是同事、小区保安、附近小店店主或摊贩、父母的朋友等。【详细

一些具有特殊职权的人 无所顾忌

结果显示,性侵案中八成为熟人作案,其中公职人员占45%,年龄超43岁者近七成,施暴者的双重人格现象严重。在公职人员参与的性侵害案件中,教师性侵害案件多发让人痛心。【详细

40起案件中,性侵害的施害者和受害者的关系为师生关系的案件有8起。施害者的身份包括校长和普通老师,受害者的身份包括幼儿园学生、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详细

对于未成年人的成长,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都有责任。在平时的生活中要教会孩子如何自我保护,避免受到意外伤害,学会对不法行为说不;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及时的求助。另一方面也需要我们的法律制度更加完善,切实对犯罪行为造成一定程度的震慑,降低此类事件发生。【详细

未成年人的伤害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希望每个未成年人都能够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勇于对非法侵害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