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给没病孩子喂药 病毒灵到底有没有"毒"

陕西幼儿园常年给幼儿喂药 部分男童下身红肿
  • 导读:孩子好好的没有生病,却在吃幼儿园里吃了老师发的处方药。近日,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一家幼儿园由于一起私自给孩子服用处方药“病毒灵”事件,引发社会关注。目前,西安市已成立了由教育、卫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展开调查。

2014-03-13第185期

西安两所幼儿园集体给孩子喂药

幼儿家长在哭诉

    3月11日,星期二,6岁小女孩青青缺勤了,她没有去就读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而是被妈妈昌女士一大早就带到了西安市西京医院排队。和多数孩子一样,年幼的青青因为惧怕打针吃药对医院充满抵触,但33岁的昌女士却显得比她还要紧张,因为此前一天,这位年轻的母亲刚刚获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枫韵幼儿园长期给400多名幼儿集体服用一种中文名叫“盐酸吗啉胍”的成人抗病毒处方药。

    因为岁数的原因,青青只模糊记得自己至少在老师的安排下服用了大概一年左右这种白色的小药片。而正是这一年间,昌女士发现女儿持续性肚痛、头晕、皮肤瘙痒,昌女士一直为此很困惑,也曾多次带女儿去医院检查,B超、血检,始终查不出病因。

    枫韵幼儿园遭曝光 隶属宋庆龄基金会

    当枫韵幼儿园给幼儿集体服药的秘密被意外发现后,数百名家长闹开了,昌女士这才发现原来青青这样的症状在这所幼儿园的幼儿中间非常普遍,情况严重的孩子生殖器出现病症,比如男孩子下身红肿、尿不出,就像患上了前列腺炎,女孩子则下身分泌物增多。

    忧心忡忡的昌女士等不及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第二天就将孩子带到了西京医院检查,医生透露,仅这天上午,就至少有十几名枫韵幼儿园的家长带孩子来做检查。

    血检、尿检单子开了一堆,望着无辜的女儿,昌女士气得快哭了。“一直以为三聚氰胺离我很远,谁曾想到幼儿园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女儿长期服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无独有偶 鸿基幼儿园也被揪出

    首先被发现的枫韵蓝湾幼儿园目前有690名孩子,为陕西宋庆龄基金会下属单位;另一涉事幼儿园鸿基新城祥园幼儿园与枫韵幼儿园系同一法人,并在官网上自称隶属于陕西宋基会,与枫韵实行一体化管理,但是陕西宋基会网站所列下属机构只有枫韵幼儿园,而无鸿基幼儿园。

    目前,涉事幼儿园的两名负责人、一位保健医生已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并将进行突审。结合家长提供的各类证据,若园方行为触犯刑法,检察机关将会介入、并提起公诉。民事部分则由幼儿园负全责。

没病给孩子吃啥药!

    孩子好好的没有生病,却在吃幼儿园里吃了老师发的处方药。

   

   

    近日,西安枫韵幼儿园的几位家长反映园方给孩子吃一种“盐酸吗啉胍片”的处方药,俗称“病毒灵”。家长白先生说,根据幼儿园老师签字的领药记录,这个幼儿园很早就开始让孩子服用“病毒灵”。

    白先生称:“我们小孩儿也没有生病,他们就给小孩儿吃这个药,就是从一入托开始。说这个是钙片,吃了对身体好。现在从我们手上掌握的资料来看,这个幼儿园从08年开始就给孩子喂这个药了。”

    那么,幼儿园为什么要给健康的孩子服用处方药?这些孩子又服用了多少“病毒灵”?

    据了解,枫韵幼儿园共有690名幼儿,根据家长提供的幼儿园的领药记录,记者看到有签字的最早药物领取记录是2009年的8月5日。在2013年的三到四月份,该幼儿园12个班领取了6次“病毒灵”。也就是说,一周多服用一次。

    根据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消息,在检查中发现了一张该幼儿园购进药品的票据,票据显示,幼儿园一次批发了100瓶“病毒灵”,也就是1万粒。但是园方告诉家长,他们只在换季的时候给孩子服用这种药。

    为什么要给没有病的孩子吃处方药?昨天下午,记者拨打了枫韵幼儿园网页上公开的手机和座机,均无人接听。此前该幼儿园园长赵宝英曾表示,春季是传染病的高发期,所以幼儿园给孩子们服用了此药。白先生说,这种药非常便宜,100粒装的只卖1块5一瓶。园方对此也不收取费用,用药是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出勤率。

    白先生说:“出勤率和他们的收入是挂钩的呀,就是说我们这个收费是按月缴费的。如果你的缺勤率满三天,退生活费;缺勤率满15天,退托费的。给每个班主任出勤率量化考核的指标,出勤率跟他们的工资、他们的收入都是有关系的,现在幼儿园的老师已经出来作证了。”

这个叫“病毒灵”的处方药到底是个啥?

   

    2014年3月初,枫韵幼儿园一名小女孩回家后告诉妈妈,“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感冒了”。妈妈问为什么,女孩回答:“因为在我们学校吃了不会感冒的药。”女孩描述那是一种白色的药片,味道很苦。

    这名母亲让孩子把药带回来看看,没想到孩子下午回家真的把药拿回来了,白色的药片上写有“ABOB”。

    消息陆续在家长们中间传开,一下子炸开了锅,枫韵幼儿园的幼儿家长有从事医疗工作的,很快查出来这种由太原市振兴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物,名叫“盐酸吗啉胍片”,俗称“病毒灵”。

    病毒灵因效果不明显 地方标准早被停用

    根据药物说明,这种药物所含的吗啉胍成分能抑制病毒的DNA和RNA聚合酶,从而抑制病毒繁殖,用于流感病毒及疱疹病毒感染,其不良反应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

    有家长获悉,1999年12月11日国家药监局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理由是效果不确切。还有家长获悉,“盐酸吗啉胍片”用于小白鼠实验出现小白鼠后代畸形的现象,这更加剧了家长们的担心。

    1999年,国家药监局确实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但国家标准的“病毒灵”并没有停用,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资料库查询,全国范围内的盐酸吗啉胍片生产企业资料共有288条,其中枫韵幼儿园所采购的太原市振兴制药有限公司“盐酸吗啉胍片”于2010年9月19日获批,批准字号“国药准字H14023483”。

    “病毒灵”的主要副作用确实是出汗、食欲不振等,但没有发现其他严重影响健康的不良反应。此外,该药对抗病毒的效果明显,价格相当便宜,通常一百片售价不过1.5元左右。不过,即便成人使用,也要严格按照说明书或尊医嘱服用,来自西安市多家医院的反馈意见是,这种药是处方药,因为出厂时没有做孩子的临床试验,所以不推荐孩子使用。因为担心副作用,西安市儿科权威医院西安儿童医院早就不进这种药。

    

    <<< 【预知更多关于“病毒灵”的知识,请关注亲贝网“新妈一点通”专题《病毒灵》

    处方药没有医师资格也能开?

    “病毒灵”是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能购买和使用。经调查,枫韵幼儿园的保健医生目前只能提供一张广东省发的医师资格证的复印件。按照规定,从业医师必须在从业机构所在地的卫生部门注册后,才有医师资格。北京大学公共卫生院教授周子君说,如果这位保健医生没有当地注册,则不具备开处方的资质,“病毒灵”也不能在孩子没有症状的情况下使用。他建议,尽快给孩子们做相关检查。

    周子君介绍:“给孩子开处药一定是要有症状或者是有这种疾病才能开药,正常的孩子是不愿意开这种药的。因为这个药不是一个预防的用药,是治疗的用药。小孩儿没有症状的话,给孩子用这种药应该是不合规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家幼儿园的做法错误的。看是不是有孩子有什么副作用,或者其他的身体伤害,还是需要到医院,到一些其他专业部门去做一些检验。”

长期喂药使幼儿普遍出现药物反应

    因为给幼儿集体服药的丑闻曝光,3月11日,枫韵幼儿园陷入了瘫痪,家长们集体罢课,并围堵在校门口讨要说法,个别家长因情绪激动围堵附近的道路,被警方带离。

   

   

    41岁的王先生有一个5岁半的儿子龙龙就读于这所幼儿园的大班“太阳班”,他在接受采访时气得哭了,王先生觉得太愧对自己的孩子,因为龙龙至少一年多以来一直在抱怨自己肚子疼、头晕、皮肤瘙痒,还总是眨眼睛,王先生以为孩子在撒谎,为此还动手打过孩子。

    龙龙还伴有尿路红肿症状,时常嚷嚷着要尿尿,到了马桶边却半天尿不出,王先生一直以为龙龙是上火了,便给龙龙吃下火的食物,但根本不见好转。

    家长白先生和其他家长们沟通之后,发现不少孩子有便秘、肚子疼、腿疼、出汗等反应。

    大班幼儿朵朵的妈妈吴女士称,见面会上,朵朵的爸爸向学校反映朵朵肚痛、皮肤瘙痒、盗汗等症状时,班上36个孩子的家长几乎都反映孩子有同样的症状。

    “我这才知道朵朵的副作用不是个案。”,根据吴女士的叙述,朵朵上个星期服药后,出现明显盗汗症状,半夜突然间从睡梦中爬起来,头发湿得像刚洗过一样。吴女士认为女儿的这种症状完全符合“盐酸吗啉胍片”的副作用表现。

    3月11日下午,名叫李娜的母亲来到枫韵幼儿园讨要说法,她的儿子高一鸣今年7岁,从两岁半就入托枫韵幼儿园,孩子长期喊肚子疼,却始终查不出原因,2013年,高一鸣从幼儿园毕业,就读一年级前,按照小学老师的建议,李娜再次带孩子到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发现右肾积水,主治医师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找不到病因。

    

家长情绪激动

    喂了那么久的药 家长竟然不知情?

    枫韵幼儿园究竟又是为何在家长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幼儿集体服药?园长赵宝英的解释是,这是一个“失误”。园长承认,只是跟园里的保健医生简单商议后便开始给400多个幼儿服用“盐酸吗啉胍片”,服药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病毒感冒,保证出勤率,至于服药时间,为“一个季度”。

    但这个解释家长们并不认同。枫韵幼儿园分大中小班,这些班级分别被冠名“星星班”、“月亮班”、“太阳班”,大班的多位家长反映孩子吃了快三年。王先生指控这所幼儿园至少已经给幼儿服用这种药物长达七年之久,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从开园就给孩子偷偷服药。

    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家长透露,其子女回忆在枫韵幼儿园上学期间就被老师喂过这种药物。

    而为了哄孩子们顺从地吃药,园方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有老师跟孩子说这种药吃了舒服,有营养,还有老师说吃了药就再也不会生病。就这样,一直以来这个秘密居然没有一个孩子跟家长提及。

    “我听说枫韵幼儿园的秘密后,问孩子,孩子这才告诉我在幼儿园时一直服用白色药物,老师是放在水里让孩子喝下去的。”

探究原因:药物试验or保证出勤?

    关于给孩子集体服药的原因,青青的妈妈昌女士认为可能与收费有关,枫韵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每月收费1130元,其中国家补贴90元,也就是说每个家长每月需交1040元。这个收费,王先生认为是比较高的,因为他的工资收入每个月也就只有两千多元,“但我们还是要把孩子送进幼儿园,看中的就是宋基会这个品牌。”

   

   

    按照收费办法,如果幼儿缺勤一天,枫韵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一天的费用,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

    但王先生等更多的学生家长则担心有更大的利益驱动,比如是不是在将孩子当小白鼠进行人体药物试验。

    王先生作出这种怀疑的依据是,“不管孩子身体健康与否,都必须吃这种药。孩子一旦生病请假,园方就表现得非常紧张,打电话追问生了什么病,什么反应,我们一直以为园方很关心孩子,为此很感动,但现在想来有些不正常。”

“集体服药丑闻”被调查 后期进展仍在继续

    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位于西安市高新区风韵蓝湾小区内,风韵蓝湾是一个经济适用小区,幼儿园的生源主要来自周边小区。学校门口的铜牌显示这是一家隶属于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的一级幼儿园,根据家长们的介绍,风韵蓝湾小区业主2006年陆续入住,2007年,幼儿园开园,法人代表孙雪红,院长为赵宝英。

   

   

    目前,西安市已经成立了由教育、卫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展开调查。

    经过调查,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有近700个学生,属于民办性质,幼儿园法定代表人、园长、保健室负责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涉事药品已被封存送检,幼儿园被责令停业整顿。

    枫韵幼儿园被家长集体投诉已不是首次,2012年,这所幼儿园的家长集体反映,为了升级一级幼儿园,园方进行突击装修,让孩子们打地铺睡午觉,两个孩子一个被窝,而且装修时的油漆味道非常严重,连家长们接送孩子时都觉得鼻子眼睛受不了。但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幼儿园还顺利评上了一级幼儿园。

    目前,教育部门正在全力协助医疗机构展开调查,卫生部门已组织医药卫生专家对药物可能对人体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评估,并对有不适应症状的幼儿提供免费检查。

    昨晚10点左右,此次事件的工作小组副组长、西安市雁塔区区长赵小林在已经被关闭的枫韵蓝湾幼儿园召开现场会,向数百名家长通报了事件处理的最新进展。

    赵小林称:“经过卫生主管部门的紧张工作,目前,涉嫌构成非法行医的幼儿园主要负责人和保健医生卫生行政调查已经基本完成,移交司法机关。同时,两名嫌疑人由司法机关在刚才已经刑事拘留。”

    “西安市教育局已经在全市范围内的公办幼儿园选调优秀的园长、保育员、教师、厨师连夜进驻枫韵蓝湾幼儿园,争取使幼儿园早日复课。同时,对于组织服药幼儿的健康体检问题,政府也将负责到底。”赵小林还表示,“我们已经推荐儿童医院开辟绿色通道,组织业务素质高、服务水平好的医护人员,为各位家长带孩子们去做相应的体检。相关的检查是在权威机构进行充分论证的基础之上提出的检验项目。”(编者:水心)

作为家长代表,王先生表达了家长们的诉求,一,尽快调查并公布枫韵幼儿园给孩子集体服药的真正动机、用药规律;二,在家长们信得过的医院对孩子进行体检;三,卫生局组织专家介入,评估药物对孩子的影响,包括长期影响,保障孩子成长后的生活、生育安全。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