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8月3日下午,有业内人士爆料,山东烟台市牟平区烟台完达山乳业工业园存在生产“早产奶”现象。而记者当晚进入该企业仓库调查时发现,不少8月3日生产的奶制品生产日期标注为8月6日,提前了三天。6日,烟台市牟平区质监局稽查大队前往调查,厂家不给账目,检查仓库未发现异常。据业内人士透露,该乳企生产“早产奶”已两年。

8月3日下午,有业内人士爆料,烟台市牟平区烟台完达山乳业工业园存在生产"早产奶"现象。

据爆料的业内人士介绍,完达山在生产完鲜奶后标注生产日期时,按照当日时间往后推了一个周。"也就是说你买到生产日期为8月3日的鲜奶,可能在8月前就已经封装储存了。"

这些"早产奶"分别有完达山巴氏鲜牛奶、完达山巴氏高钙奶、酸牛奶等种类,而在仓库待检区,竟然还堆放着几箱生产日期为6月份的红枣奶。

按照仓库内工作人员的摆放位置,标注日期越靠后的产品就越往里摆,例如生产日期为20130806的杯装巴氏鲜牛奶被排到仓库最里端,而生产日期为20130804的奶制品,当晚就被一筐筐地装载上车,配送给代理商。业内人士称,"这样可以避免'早产'3天牛奶和当天出库外销的乳制品混在一起,降低风险。【详细

8月3日晚上8点多,记者跟随爆料的业内人士来到了牟平区的烟台完达山乳业工业园,此时园内灯光昏暗,人员稀少。记者以点奶工的身份进入了乳企冷储藏库,业内人士一再嘱咐,如果出现意外,应尽快想办法撤离现场。

由于事先了解仓库的基本结构,以及探访需要注意的问题,记者顺利度过"第一关"看大门守卫的工作人员。但是想进存放奶制品的仓库,必须经过"第二关"通过仓库大门,只有保管才有钥匙开门。在得知记者是点奶工后,着急点货离开的保管放松了警惕,他边开门边告诉记者,尽快点好奶制品离开。

在仓库过道两旁高高的货架上,满满地存放着成品乳制品。为了进一步取证,记者需要过第三关在保管的视线范围内拍照留证据。当记者在厂房内查看奶制品的生产日期,保管三次上前盘问记者意图。【详细

烟台完达山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生产"早产奶"后,6日,烟台市牟平区质监局稽查大队前往调查,厂家不给账目,检查仓库未发现异常。记者与完达山集团多次交涉,后者至今未对此事正面回应。

6日下午,烟台市牟平区质监局稽查大队前往烟台完达山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调查。稽查大队程队长称,虽然当时对乳企负责人表明只是常规随机抽查,但乳企负责人早已明白他们的来意。

"稽查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奶制品的生产日期去的。"程队长说,可能是乳企看到了报道内容,有所防备。在执法现场,工作人员发现乳制品的生产日期标注的都是4、5、6日不等,并未发现7日及以后的乳产品。"经过长达6小时的检查,执法人员并未发现'早产奶'。"程队长说。

针对本报报道中的"早产奶"情况,烟台完达山工业园的相关负责人回应执法者称,是喷码机出现错误。当执法人员要乳企提供账本等物件时,乳企负责人表示,8月6日会计不在工厂,无法提供。【详细

记者查看了多种乳制品的生产日期后发现,无论是袋装、杯装的奶制品,都按照一筐70袋或35杯的数量配送给代理商。业内人士称,"这样就是为了方便装车,避免和当天出库外销的乳制品混在一起。"

他还介绍,"巴氏奶采用巴氏消毒法处理,保质期较短,一般要求当天生产、当天销售,保证奶制品的新鲜度。"但考虑到生产成本,厂家每次开机消耗很大,所以会一次性提前产出5到7天的乳制品,再按照每天销量提前打上日期。

至于爆料的动机,他称自己因看不惯乳企这种行为,多次与企业负责人沟通过,但因负责人更换,此事一再搁置。

"我也曾经与食品安全相关部门联系过,但可能是走漏了风声,当时工作人员进厂检查并未发现异常。"该业内人士说,自从当地的食品安全相关部门对完达山进行检查后,"早产奶"的违规做法有所收敛,也提升了厂内的安保措施。【详细

为更进一步了解完达山乳业"早产奶"的具体情况,8月5日上午,记者电话采访了黑龙江完达山乳业集团新闻部部长谢冬云,她告诉记者,"早产奶"的做法对乳制品生产企业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如果厂区确有类似情况,将全力整改。

"从理论上讲这种办法是行得通的,但是从现实中讲这种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如果真要这样做的话,对乳制品企业本身就有风险。"谢冬云说,"我们对每一个厂都像看着自己的眼珠子一样看着每一个环节,他怎么敢这样呢?"

5日下午,烟台完达山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张志凤告诉记者,作为企业来说,对于此事会加强管理,会按照企业和国家的规定对企业进行管理规范。

谢冬云也表示,下一步集团将专门安排相关人员对此事彻查,属实的话会对相关负责人问责,严厉查处。【详细

早产奶即还没到生产日期,却已经生产出。肉毒杆菌、三氯氰胺、黄曲霉素这些生僻字之所以能够被大众耳熟能详,都是因为部分奶企为了疯狂追求经济效益,不惜采用各种卑劣手段生产产品,结果造成儿童饮用后中毒身亡等惨剧。在糊弄人们的健康和味觉的同时,也在顷刻间毁掉了中国本土的奶乳产业,更使得中国消费者宁愿从国外购买洋奶粉也不再信任国产奶粉。(编者: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