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近日,一环保组织称,爱马仕(Hermès)、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范思哲(Versace)等在内的8家全球知名奢侈品牌童装产品中,含有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环保组织要求这些奢侈品品牌做出无毒承诺。

    

去年5、6间,环保组织在意大利、法国、中国、俄罗斯和英国等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购买了27件奢侈品牌童装样品,包括:迪奥(Dior)、杜嘉班纳(Dolce &Gabbana)、乔治 阿玛尼(Giorgio Armani)、爱马仕(Hermès)、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马克 雅可布(Marc Jacobs)、楚萨迪(trussardi)与范思哲(Versace)。

结果,27件奢侈品童装样品中有16件被检测出一种以上的有毒有害物质,包括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邻苯二甲酸酯、全氟化合物和锑,总检出率为59%,除了trussardi以外所有的品牌的童装样品都被检测出有毒有害物质。产自意大利的路易威登和迪奥的童装样品中,更是检测出了较高浓度的NPE,而这种物质在欧洲生产过程中已经被限制使用。

NPE在纺织生产中常被用作童装表面活性剂,被排放到环境中会迅速分解成壬基酚(NP)。而壬基酚(NP)是一种公认的环境激素,它能模拟雌激素,对儿童的性发育产生影响,并且干扰儿童的内分泌,对孩子生殖系统具有毒性,长大后导致男性精子数量的减少,并对免疫系统和肝脏有影响。

同时,壬基酚(NP)能通过食物链在生物体内不断蓄积,因此有研究表明,即便排放的浓度很低,也极具危害性。2011年,阿迪达斯、李宁等国际国内知名品牌,也曾卷入“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风波。

PAE普遍应用于儿童玩具、食品包装材料、医用血袋和胶管、乙烯地板和壁纸、清洁剂、润滑油、个人护理用品(如指甲油、头发喷雾剂、香皂和洗发液)等数百种产品中,能使硬塑胶变为有弹性的塑胶,起到增塑剂的作用。

如果溶出的PAE被儿童接触,会发挥类似雌性激素的作用,会危害儿童的肝脏和肾脏,也可引起儿童性早熟。更进一步,使男子精液量和精子数量减少,精子运动能力低下,精子形态异常,严重的会导致睾丸癌,是造成男子生殖问题的“罪魁祸首”。

如果女孩子接触过多含有PAE的指甲油等化妆品,其芳香成分也含有该物质,会增加女性患乳腺癌的几率,还会危害到她们未来生育的男婴的生殖系统。

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和邻苯二甲酸二辛酯,已被列入中国优先污染物黑名单。

PFCs因其有化学稳定性、优良耐温性,也被用于童装中。但是,PFCs能在孩子血液、肝脏、肾脏、心脏和肌肉中积累毒素,具有致癌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及美国环保总署(EPA)也已将全氟化合物列为“可能使人致癌的物质”。

此外,PFCs还具有半挥发性,儿童常穿含有此类物质的童装,对肝、肾等脏器和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生殖系统等有急性和慢性毒性。

锑在商业中,被用于儿童服装、儿童玩具的阻燃剂。但它和许多化合物一样有毒。儿童急性锑中毒的症状与砷中毒相似,主要引起儿童心脏毒性,还可能引起阿-斯综合征。

另据报道,儿童吸入锑灰也对人体有害,有时甚至是致命的,小剂量吸入时会引起儿童头疼、眩晕和抑郁,大剂量摄入,例如长期皮肤接触可能引起皮肤炎、损害肝肾、剧烈而频繁的呕吐,甚至死亡。

可以看出,奢侈品童装存在的这种有毒物质,在儿童生殖系统、致癌性、内脏器官方面的危害最大。而奢侈品童装在宣传中,称原材料全部源自欧洲,事实上是,奢侈品牌童装要么是违反了欧盟的法律,要么是其面料制作过程是在发展中国家完成,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于消费者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误导行为,尤其是孩子。

环保组织要求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应链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做出无毒承诺。

据介绍,环保组织在三年前开始推动纺织行业淘汰有毒有害物质,迄今已有20个知名企业承诺将于2020年1月前实现有毒有害物质零排放的目标,包括ZARA、Mango这样的快时尚品牌,Nike、Puma这样的运动品牌,以及Valentino 、Burberry这样的高端奢侈品牌。

众多走在无毒时尚前列的品牌已经证明了淘汰有毒有害物质的可行性,这些奢侈品品牌童装更没有任何理由不承担起去毒责任。即使引领再多童装潮流时尚,标榜再高的生活品位,也抹不去这些奢侈品品牌对全球环境的破坏和对健康的威胁。品牌必须知道,真正的尊贵奢侈不光是华丽的外表,而是无毒安全的内在。

奢侈品牌童装,在很多父母的眼中是尊贵和品质的代名词,但这次调查却发现,众多高端消费者趋之若鹜的品牌,却样存在着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和残留问题,整个童装行业的清洁生产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