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的责任:爸爸妈妈去哪了?

  • 2月26日下午3点20分,荣安琴湾社区民警钱警官接到辖区居委会电话,称捡到一名婴儿。监控显示,当天下午3点13分左右,一名年轻女子抱着孩子从都市丽湾小区方向走来,女子将孩子遗弃在台阶上时,还停留了一下,把孩子放放正,看了两眼后就走了。弃婴现象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当今社会爱和责任的流失,“爸爸妈妈去哪了?”这种被遗弃的责任又该如何寻回?

2014-02-27第181期

弃婴:“爸妈,我很乖为何不要我?”

    

    昨天下午3点20分,荣安琴湾的社区民警钱警官接到辖区居委会电话,称捡到一名婴儿。

    5分钟后,他赶到陈婆渡居委会办公室,见到了婴儿,是一名女婴,样子看上有七八个月大,已经长出两颗门牙。孩子小脸红扑扑的,不哭不闹,小眼睛眯着,样子挺招人喜爱。

    最早发现的是小区里的一位阿姨,当时阿姨在小区门口的店里买东西,转身一看,在居委会门口的台阶上有个小孩。

    阿姨觉得不对劲,就跑过去抱进居委会里。

    “以前遇到类似的,孩子身上都会有纸条什么的,可我检查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信息。再看看衣服也很干净。”

    而外观看上去,孩子也不缺胳膊少腿,都蛮好的。

    由于门口刚好有个监控,钱警官立即调看了监控。

    监控显示,昨天下午3点13分左右,一名年轻女子抱着孩子从都市丽湾小区方向走来。女子带着灰色的帽子,穿米黄色的上衣。

    女子将孩子遗弃在台阶上时,还停留了一下,把孩子放放正,看了两眼后就走了。“这个过程,我觉得女子还是有点不舍得的。”

    掌握这个情况后,钱警官立即向周边走访,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有人认识女子的。

    “没办法,我们把孩子带回到派出所。考虑到孩子还小,我们把她送到了鄞州福利院。”

    钱警官说,想不通父母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能忍心抛弃她。

弃婴:“爸妈,你们去哪了”

弃婴:等待“爸爸妈妈”的爱

    女婴在广州婴儿安全岛门口死亡、警方将其生父刑拘一事引发社会关注。

    尽管广州市民政局已加强对婴儿安全岛的保安监控,但弃婴还是接踵而来。前晚7点到10点,记者在广州婴儿安全岛门口蹲守3小时,目睹4例试图弃婴者,除一对父母听保安劝阻后抱回孩子离开,留下的3个弃婴都是病残儿。附近市民也称,最近有不少人感觉是来探路的,会在附近张望,询问情况。【详细

    弃婴问题影响全社会

    尽管到目前为止尚缺乏官方统计数字,但弃婴数量迅速增长却是不争事实。

    民政部在本世纪初对全国儿童福利院收养的孤儿与弃儿的数量统计结果50590名。

    每年全国各地都会发现大量被弃婴儿,遗弃地都会选择在马路边、火车站、医院里、甚至荒郊野外。

    弃婴是个社会问题。产生弃婴的原因很多,有的弃婴是青少年在性无知状态下产下的,有的弃婴因肢体发育不全或身体残疾难以成活,有的弃婴是家庭生活窘态难以抚养。

    无论从情感上还是道义上,弃婴行为都是不能放任、不能被鼓励的,不容忍弃婴却未必能杜绝弃婴现象的存在。

    多少年来,人们对弃婴都以一颗仁慈之心相扶相助,但这并不能保证每一个弃婴都被及时发现或及时拯救,正如弃婴生命垂危,冻死、饿死的现象时有传闻。

法制与仁制相结合 启动弃婴岛计划

    

    我国法律明确反对弃婴行为,民法规定了监护人的责任,婚姻法有“禁止溺婴、弃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的规定,刑法设置了遗弃罪,对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最高可处五年有期徒刑。尽管如此,弃婴现象仍然存在。

    对弃婴现象的处理,可以从两面看:一面是明确反对弃婴,对弃婴给予舆论上、道德上和法律上的处理,并根据弃婴的不同原因,完善相关立法,避免弃婴现象愈演愈烈;另一面是保护弃婴,让法律赋予他们的所有权利都得到实现和尊重。弃婴违法,被弃婴孩无辜。建立弃婴岛,正是主动保护弃婴,使弃婴在第一时间纳入政府收养。这样的做法和设想,不仅传递了政府、政策和法律的文明与温暖,也呼唤并张扬了人间的温情。

    弃婴岛计划启动

    石家庄“弃婴岛”: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

    2011年6月1日,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在石家庄市福利院设立,面积8平方米左右。运行两年来,共接受弃婴183名,大部分都患有重症,因为有了婴儿安全岛,减少了二次伤害,目前有70多名孩子接受治疗后获得了健康成长的机会,据媒体报道称,弃婴总数并没有明显增长。目前,河北省11地市都已建立安全岛。

    贵阳“弃婴岛”:全国第二个婴儿安全岛

    12月4日,设立于贵阳市儿童福利院大门口的“婴儿安全岛”正式投运。该安全岛面积约8平方米,是一个以白色为基调、用红色图案点缀的婴儿安全小屋。安全岛全天24小时开放,全天都有工作人员轮流巡查登记,可随时接收安置弃婴。岛内设施设备由安保人员负责日常维护和管理,每天必须定时清洁消毒。

    南京“弃婴岛”:用百家姓取名 每年换一个

    南京“婴儿安全岛”在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口的东侧。今年民政部下发通知,确定从今年8月起至明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江苏选择在南京和徐州两个城市开展试点,其中,南京的“婴儿安全岛”很快将启用,徐州的正在筹备当中。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为了不使孤儿、弃婴的身份很明显,有精神压力,南京用百家姓给孩子取名,每年换一个姓,比如今年都姓谢。

    深圳“弃婴岛”:或受移民城市特性影响

    首个安全岛将设在深圳社会福利中心门外,由现有的保安亭改建而成,面积约10平方米,造价15万元。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曾做过调查,5年来,深圳仅宝安区就发生了10起未婚妈妈杀婴案。该调查显示,社会地位低下及生存状态恶劣是未婚妈妈杀婴的根本原因。有观点认为,深圳移民城市的特性,也使得无人援手、求助无门成为悲剧产生的原因之一。因此,设置安全岛虽然不是因为深圳弃婴多,但深圳对安全岛的需求可能的确比其他城市更加迫切。

    广州“弃婴岛”:广东又一城市被列入试点

    将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大门口新建一个10平方米左右房间,试点设立“婴儿安全岛”,预计最快在明年春节前就可投入使用。目前广州设置“婴儿安全岛”的方案已经初步完成准备上报审批。此前广州弃婴多发生在医院、车站等公共场所居多。广州市社会福利院负责人预计广州弃婴数量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主要是地点会发生转移。

    郑州“弃婴岛”:河南第一个婴儿安全岛

    “安全岛前期的选址、设计、内部设施、管理制度已经规划好了。”郑州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侯晓学说,预计明年6月1日前,“婴儿安全岛”就能在郑州市儿童福利院投入使用。虽然并没有出现因来不及救治而死亡的案例,但是他觉得安全岛的出现,并不能彻底改变被遗弃婴儿的命运,但至少能让一部分被遗弃的孩子不遭受二次伤害。

    各地福利院“弃婴岛” 设施尽可能周到

    综观各地婴儿安全岛,一般面积约为10平米左右,所用建材环保,岛外张挂“婴儿安全岛”标识。会配备婴儿床、婴儿保温箱、排气扇、被褥、定期更换的水、纸尿裤等专用和辅助设施。会考虑周全温馨,给婴儿尽可能好的生存环境。另外,在探测设备上,有被动红外入侵探测器。安全岛设有延时报警按钮,弃婴者将孩子放入安全岛后,按动报警按钮,几分钟后报警器会自动报警,尽量保护个人隐私。

国外“弃婴岛”历史回顾

拯救还是纵容?莫让安全岛变成弃婴岛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广州市设立的首个“弃婴安全岛”,在15天内接收的弃婴数量已增至79名。设置弃婴岛是否变相纵容了弃婴行为,弃婴岛背后隐藏着哪些社会之痛……

    从长期看弃婴总量并没有增多

    2011年6月,我国首个“弃婴安全岛”在河北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口诞生。红顶白墙的小屋内,婴儿保温箱、延时报警器、婴儿床等几项简单的设施,为被遗弃的婴儿提供了一个临时的避风港。

    然而,这个旨在保护弃婴、增加弃婴存活率的新事物问世不久,便引来诸多争议。赞同者认为,设立弃婴岛提高了弃婴的存活率,保障了弃婴的生命安全,体现了社会进步;质疑者则认为,设立弃婴岛是对遗弃行为的变相纵容和鼓励,与法律禁止弃婴的要求不一致。

    面对争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主任李波认为,设立弃婴岛是在弃婴现象发生后,通过采取弥补和救助措施达到对弃婴生命权益的保护,这与法律通过禁止弃婴和打击弃婴犯罪来保护婴儿生命权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只不过在保护弃婴生命权益的环节上有先后之分,法律重在预防,弃婴岛重在补救和应对。

    李波指出,根据石家庄、南京弃婴安全岛的实践,在媒体大范围报道后,安全岛接收的弃婴数量会在短时间内有所增长,但很快就趋于平稳甚至下降,而且,安全岛弃婴数量增加了,在街头巷尾等其他地点捡拾的弃婴就减少了,弃婴总量并没有增多。

    实际上,由于救助及时,弃婴的存活率大幅提高。以石家庄为例,据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院长韩金红介绍,以往遗弃在福利院门口及附近的婴儿入院后,存活下来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一。弃婴进入安全岛后,死亡率明显降低,经入院体检,弃婴外伤、发高烧以及患肺炎的数量锐减。

    “弃婴安全岛”不是终点

    在我国,遗弃婴儿属于违法行为,也为社会道德所不容,但遗弃婴儿事件还是屡屡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弃婴安全岛”的大量出现无疑是对弃婴生存权利的一种有效保护。这些场所的出现改变不了积习已久的遗弃婴儿行为,但可以肯定,它们必将改变众多被遗弃婴儿的命运。

    弃婴现象既有个人原因,也有社会原因;既有观念问题,也有现实问题。保护弃婴生存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政府应加大对恶意弃婴行为的打击惩戒力度,更加有效地约束这种违法行为;应当加大宣传力度,告诫家长遗弃婴儿行为违法,让所有家长认识到,面对一个生命,任何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的;应当反思一些家长出于无奈遗弃婴儿的社会根源,加强社会保障的力度,比如完善医疗保障制度,对那些经济困难的新生儿家庭、先天患有重症的婴儿家庭提供更好的经济和医疗保障救助,从源头上减少弃婴现象。

一个故事的反思

让政府的手温暖每一个弃婴,我们不难做到,也有必要做到。事实上,对弃婴的呵护,一个城市建弃婴岛还不够,仅建弃婴岛也不够,政府关爱的阳光应照射到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的生命权都得到尊重,让每一个人都充满自信,并在政府的羽翼下美好地生活,享受生命的意义与自由,才是我们共同的期望。从这个角度看,建弃婴岛只是尊重和保护生命权的一个方面,更多方面有待规范和努力。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