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与猪同住受虐7年 民政局为何才给予帮助

  • 导读:近日,河南濮阳车子营村的小男孩洪波与猪同住的组图引起网友关注。据悉,该男孩家境贫寒,父亲靠养猪、蹬三轮养家;母亲疑有精神障碍,非打即骂,导致孩子身上满是伤疤;孩子一年四季都蜷睡在院子角落里,至今不会说话。地民政部门正商讨救助办法。官方事后表示将尽快采取措施,有律师则称其监护人或涉嫌构成虐童罪。

2015-07-09第259期

男童被曝与猪共处 其监护人或涉嫌构成虐童罪

    7岁的儿童应该还在父母的关爱的、老师的教导下、与同龄人玩耍中慢慢长大。基层的留守儿童数量很多,儿童的不幸遭遇也多,虽然国家每年都会有救助资金和政策,比如建立孤儿院或者关爱儿童等工作,但是河南濮阳车子营村的这位小男孩似乎并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恩泽,反之却饱受了非人性的对待。

     据了解,小洪波的家境贫寒。全家人靠着46岁的父亲刘振学养猪、蹬三轮车赚的微薄的资金为生。每天晚上,刘振学都会骑上干净的三轮车去县城蹬三轮挣钱,直到半夜完全没生意才回家。第二天睡醒后,他又会骑着泔水车去县城的大小饭店拉泔水。拉回泔水后,刘振学全家人就开始在泔水盆内挑选可以进食的东西。

    小洪波的母亲患有精神障碍,平时对他非打即骂,大冬天也不让他进屋睡觉。小小年纪的他,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整日蜷缩在自家大门东侧的约半平方米左右的空地上,与一堆破衣烂衫为伍。甚至每年冬天,他的腿上都会生冻疮。冻疮烂了,伤口发炎化脓了就会黏在裤子上。直到开春换衣服时,用剪刀把棉裤剪烂才能脱下来。如果非得为其住处挑出一个好处,大约是这片空地的土质十分松软。

男童与猪同住是社会之痛

    从新闻得知,男童生活之所以如此悲惨,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不管男童母亲是否患有精神障碍,她的表现都不像正常人,不然不至于遭受肆意殴打虐打自己的亲生儿子;二是男童的家庭十分贫寒,连每个月300元的电费及其他费用都难以负担,从根本上导致男童的物质生活极度匮乏。而从现实层面来看,这方面的问题依靠男童的父母抑或其自己显然都难以解决,也从另一角度折射出当前社会救助制度方面的一些不足。

   首当其冲的是儿童权益维护方面的法制缺漏。近年来,随着婚姻家庭问题的不断涌现、家庭暴力事件的不断增多和家庭虐待行为得不到合理惩处的凸显,人们对虐待罪规定的合理性产生不小质疑。例如2012年山西某县一7岁女孩就被继母虐待致死,女孩死时体无完肤,淤青和烟头烫伤疤痕随处可见。这一事件当时就引发社会对虐待罪的不小质疑。

   

    依据《刑法》规定,虐待罪在未造成重伤或死亡的情况下,属于自诉案件。所谓自诉案件,就是被害人告诉才处理,不诉则不理。现实中,受虐待的被害人大都是弱势群体中的妇女、儿童、老人,特别是儿童,他们压根不知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即使知道,在拳脚棍棒之下,是否还有胆量去自诉,也是个大问题。正因如此,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尔梅提出建议,立法机关对刑法中的虐待罪进行修改,删除告诉才处理条款,改为既可公诉也可自诉,同时对本罪情节恶劣的具体情形作出明确规定。

    具体到本案中,男童连话都不会说,遑论跑到法院去控诉他人虐待了。当然,另一个可能情况是就是男童母亲患有精神障碍,不构成虐待罪。但考虑到男童长期遭受虐待的处境,有关部门可对男童母亲进行精神医学鉴定,若确认其实完全无刑事、民事责任能力的,可以依法剥夺其监护权。然后与男童父亲以及其他亲属商议,将孩子寄托于一个比较安全的环境中。此外,社会救济制度的落实方面也有缺失。男童家庭如此贫困,其自身物质生活保障严重落后,相关职能部门显然有责任保证其享有基本生活权利。

男孩获每月500元补贴 由姑姑抚养

    7月7日,记者从清丰县民政局获悉,县民政局连同刘洪波家庭所在的城关镇政府已采取相应措施,使刘洪波的生活得到基本保障。清丰县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刘洪波的父亲刘振学及其老母亲已经成为濮阳市首批农村低保的保障对象,而刘振学的妻子及两个孩子均获得每月每人50元的失地农民保障,逢年过节,县里也会给刘洪波家民政救济。

   “刘洪波的家在清丰县城关镇车子营村,他父亲刘振学养了16头猪,每天都忙着喂猪、到城里拉泔水,蹬三轮,也顾不上家,母亲精神不正常。这夫妇俩对孩子基本上没咋管过。”清丰县民政局工作人员称,刘洪波和目前10岁的哥哥之前一直由姑姑抚养,在刘洪波3岁后才交由父母抚养。

   

   

    目前,清丰县针对刘洪波家的情况采取了一些救助措施。刘洪波和10岁的哥哥、母亲由之前的每月每人50元的失地保障转为农村低保。城关镇民政部门与刘洪波的姑姑协商后,刘洪波由姑姑抚养,目前已送到姑姑家中,政府每月给刘洪波500元救助金,直到其18岁成年。

男童与猪共处7年 民政局为何才给予帮助

    在当今家庭,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家里的“小皇帝”“小公主”,享受着父辈、祖辈的无尽宠爱。而河南濮阳车子营村的小男孩洪波却因为母亲患有精神病,而一直与猪同吃同住。乱蓬蓬的长发、满身伤痕都让人心痛不已。洪波事件经报道后得到关注,当地民政部门正积极商讨救助办法让人值得欣慰,但由此而引发的讨论与反思却不能停止,究竟是谁让洪波陷入如此的境遇?又该如何避免类似事情的再发生?

   在现实生活中,因为父母虐待儿童,导致儿童受伤、死亡,并形成严重心理创伤的情形,并不少见。出于对未成年人利益考虑,对于任何虐童迹象,都需予以关注并深入调查。面对屡屡发生的虐童事件,仅仅是事后介入调查是远远不够的。这只能证明当地民政府部门没有重视国民生工作,访民情、听心声工作做在哪里。

   

   

    实质上,对于未成年人父母的监护资格,这些对于未成年人权益有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因素。在这些方面,只要当地政府经常了解民情,一旦发现监护人身份不适,或是有可能对孩子的权益造成不利的,都应该被剥夺监护权,行政部门应该采取其他渠道对这些孩子进行监护。虐童事件是一个社会问题,尤其对于大量存在的不触犯刑法的家庭领域中的儿童虐待行为,猪圈娃”父母虽在,但生活苦难也是事实。这时候当地民政部门在尽力争取政策帮扶外,更应该从人道主义方面给予关心,让洪波有个健康的身心,也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拥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笔者相信,随着舆论的进一步聚焦,当地相关职能部门想必会积极介入,进而使得男童的有关权益得到较好的长久的保障。但话又说回来,这种舆论关注个体遭遇的影响是有限的,它终究无法从根本上帮助更多类似生活相当悲惨的孩子们。这一点,还需要政府以及社会从制度层面积极思考,并有所作为。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