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今年以来出现“奶粉荒”,因水客大量抢购,导致某些品牌的婴儿奶粉长期断货,引起香港市民不满。为应对“奶粉荒”,港府提出立法限制婴幼儿奶粉离境。

从3月1日起,每个16岁以上人士在从香港出境时将只能携带不超过1.8公斤奶粉(约两罐),规例中称,任何人若违反有关规例,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罚款50万元(港元)及监禁2年。

香港“限带令”出台后,网上各洋品牌婴幼儿奶粉的搜索和交易量快速攀升。一位从事高端进口奶粉的网上经销商称,香港“限带令”的出台并不会对网上奶粉价格造成太大影响。即便不依靠水客从香港进货,有渠道的经销商还是会找到其他进口渠道。“在价格方面,消费者不用太担心。洋品牌奶粉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国内品牌的奶粉,为争取更多市场份额,我们也不会因为香港‘限带令’而进行涨价炒作。”

焦点:香港3月1日起限购奶粉

港府出台的婴儿奶粉限制离境措施,于3月1日起生效。

香港今年以来出现“奶粉荒”,因水客大量抢购,导致某些品牌的婴儿奶粉长期断货,引起香港市民不满。为应对“奶粉荒”,港府提出立法限制婴幼儿奶粉离境。之前,港府正式在宪报刊登《2013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建议规定除非获工贸署署长发出许可证,否则禁止从香港输出供36个月以下婴幼儿食用的配方粉,包括奶粉或豆奶粉。

《规例》建议每名16岁以上人士24小时内可带不超过1 .8公斤婴儿奶粉,即大概两罐奶粉离境,并首次禁止16岁以下人士携带奶粉。据了解,该《规例》已经于3月1日起生效。这意味着从3月1日起,内地旅客到香港购买婴儿奶粉,每天只能携带2罐离境。

另外,港府此前设立24小时热线,让香港家长咨询订购奶粉,目前时间改为早上至深夜12时运作。高永文表示,来电求助已较为零落。他又说,不知道过了农历正月十五后,会否出现抢购的情况而导致奶粉供应出现问题。但相信这些机制可确保即使水货活动重现,香港本地婴儿也有足够奶粉食用。

香港保安局长黎栋国重申,提醒公众留意3月1日实施的婴幼儿奶粉限购新规定。无论是港人,或者是游客,每名16岁以上人士,每次最多只可以携带两罐婴幼儿奶粉离境(不超过1.8公斤)。他表示,无论是内地旅客还是香港人,均会一视同仁执法。而香港海关当日起就会在每个口岸执法,近日会添置X光机等设备。

反映:香港“限带令”催生“全民奶粉客”

罗湖关口外推小车收奶粉已成新景象,带两罐奶粉转手就能赚五六十元香港奶粉限带令引发的副作用正在浮现,目前在深圳罗湖关口内地一侧,已经有很多专门从香港归来游客手里回收奶粉的摊点。“全民奶粉客”正在取代过去专业的“水客”,成为香港奶粉进入内地的新模式。

赴港者主动帮亲友带奶粉

家住北京的徐先生最近一个月一直在发愁孩子的奶粉问题,之前他都是利用每个月去香港出差的机会捎奶粉回来,但随着香港的奶粉限带令实施,孩子的口粮成了问题。不过这个清明假期让他看到了转机5个打算去香港旅游的朋友、同事都在节前主动询问他需不需要带奶粉。前天,几位同事帮他带来的10罐奶粉已经收到。“现在每人两罐的限制反倒使人们感觉如果不带奶粉太可惜了!”小长假去了香港旅游的温小姐说,自己没有小孩,以往去香港只顾自己买些化妆品,但现在她会特意打听周围的朋友同事有没有需要带奶粉的。她这次便破天荒地拎了两罐“雀巢”回来!

限带令催生“全民奶粉客”

除了为亲朋好友捎带奶粉外,近日记者在论坛上也看到很多赴港游客经验分享的帖子:“香港游随手捎回两罐奶粉就能变现,何乐而不为?”

记者从深圳当地一朋友处了解到,目前在深圳罗湖关口内地一侧,已经有很多专门从香港归来游客手里回收奶粉的摊点。“只要你回来之前随意买两罐大品牌的婴儿奶粉,一出关卖给这些收奶粉的摊点就能赚个五六十元。”他告诉记者,全民奶粉客”“ 现象是最近开始出现的,在清明小长假期间尤其明显。随着赴港游客人数的上升,目前在罗湖关口外推着小车收奶粉已成为广场上的新景象,很多摊点不仅回收奶粉,还提醒出关的人回来时别忘捎两罐奶粉换钱。这些摊点收一罐奶粉的加价从20元至40元不等,由于对于过关回深圳的人都是举手之劳,因此生意相当红火。

进展:香港政府称最快一年后考虑撤销奶粉限购令

香港3月初开始实施“限奶令”,规定每人离开香港时携带奶粉不得超过2罐。香港向以自由贸易精神为核心价值,如今却出台罕有的严苛限购令,特区政府解释说,这是为了应对日渐频繁的“奶粉荒”,和打击猖獗的水货客。“限奶令”引发热议,香港奶粉商表示,这条规定损害了香港的声誉,也伤害了商家和消费者权益,“累及无辜”。

奶粉业者否认“奶粉荒”

香港是否真有严重的“奶粉荒”?当地奶粉业者和特区政府说法不一。

“限奶令”实施10多天后,多位奶粉商在出席一位立法会议员举办的讨论会时表示,“奶粉荒”是假象,只是个别奶粉的个别型号出现短缺。他们认为此事咨询不够,应与供应商及零售商商讨解决问题,而非急于修法例。

奶粉商表示,“奶粉荒”只限于个别牌子,但“限奶令”却针对所有供应商,“累及无辜”,质疑限制的做法损害自由经济,他们也倡议为“限奶令”加入“日落条款”。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副秘书长陈钧仪反驳,虽只是个别奶粉缺货,已占巿场六成,对本港婴儿影响大。他又表示,农历新年前奶粉供应商虽然保证货源充足,仍收到不少家长反映奶粉缺货,所以只能实施“限奶令”。

特区政府官员表示,该措施出台前曾经过跨部门研究,认为并不违反世贸协定及《基本法》,暂不适宜加入“日落条款”,但会经常与业界商量检讨。

港府:最快一年后考虑取消

香港立法会3月14日继续审议“限带奶粉出境的修订法例”,多名议员表示,奶粉供应只是农历新年前后紧张,质疑修例的需要性。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常任秘书长黎陈芷娟在会议上说,政府会继续与奶粉商商讨完善供应链,观察未来“水货高峰期”,即黄金周及农历新年前后的奶粉供应,因此最少一年后,才会考虑是否取消相关法例。

3月16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又提出,奶粉供货商将来若能做到完善补货机制,在零售点增设预订服务,让市民在小型药房能订货,以及订货热线同时增加资源,确保需求上升时有足够人手应付等条件,确保香港货源充足,政府才会考虑取消携带奶粉出境的限制。

奶粉商美赞臣建议,每逢农历新年,香港就会多卖40万罐奶粉,所以政府只需在农历新年假期前的四星期实行“限奶令”,就可解决问题。香港商界还建议,香港或许可以采取疏导而非防堵的方法,如扩建罗湖火车站,在站内设超级市场,专卖奶粉等热门货品,这样,内地人就不用入市区买货,可避免影响香港人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