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2012年3月30日,三个娃娃被妈妈灌下剧毒农药一事,经报道后引起了许多市民的关注,不少好心人士或打进本报热线,或在现场表示愿意帮助这三个可怜的孩子。昨天,记者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了解到,由于积极治疗,目前三个孩子情况基本稳定,但老二由于摄入量太大,目前还是出现了肺功能下降。

有媒体认为发生惨剧是因为唐成芳“在自已解决不了生活困境的情况下,在自己失去了生活信心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也会对原本可以依靠外力帮扶也同样失去了信任和信心。”唐成芳一个人要照顾三个子女,固然压力巨大,但要说其陷入生活困境,则未必符合事实。根据媒体报道的内容,李合元一直在福州打工,每个月都要汇3000元给唐成芳作为家用,每个月3000元在唐成芳所在的农村,要支付家用已经是足够了,要知道当地一对普通夫妇的月收入也只不过是这个数。

更何况,唐成芳也并非典型的孤儿寡母。尽管按照四川习俗,子女结婚以后即“分家”,与父母一家不再一起生活,但唐成芳的隔壁就住着李合元的大嫂饶朝琼,平时妯娌间关系很好,饶朝琼看唐成芳一个人带3个孩子太辛苦,还时常抽空帮忙,唐成芳携子自杀也是饶朝琼最早发现并施救的。【详细

农村十年前过去人口的自杀率有可能比城市高2至5倍,生活在中国农村的妇女是自杀的主要构成人群。但最近几年的一些抽样调查证明这一情况正在改变,在2006—2009年,农村女性自杀率一直低于农村男性自杀率,而且随着农村女性自杀率的降低,农村与城市自杀死亡率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步缩小,相反城市自杀率有明显上升。

在过去,威胁型的自杀、辩诬型的自杀、解脱型的自杀是农村妇女自杀的三种主要类型,威胁性的自杀是指以自杀相威胁,寄望于被人救活;辩诬型的自杀即“一死以证清白”;而解脱型的自杀主要是妇女为了摆脱家庭暴力和婆媳矛盾,唐成芳的自杀并不符合这三种动机。【详细

究竟为什么自杀?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唐成芳只告诉丈夫:“我想不开。”而据李合元说,2003年,他和唐成芳结婚,婚后一年他渐渐察觉妻子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常称头痛,有什么不顺她的意,就又哭又闹。

唐成芳是一个80后母亲,她生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才20岁,她的很多同龄人这个时候甚至还没有离开校园,她后来的表现也证明她不是一个心智比较成熟的女性,也未必在精神上做好了为人母的准备,这些情况都可能导致产后忧郁症的发生。加之其单独居住,孩子数量较多,这注定其成为产后抑郁症的高危人群,而她的紧张、疑虑等情绪,以及对生活的绝望、伤害孩子或自杀的想法和行动,都符合产后忧郁症的特点。【详细

携子自杀的行为主要发生在东亚地区,而台湾的携子自杀率是亚洲最高的,台湾儿童福利联盟文教基金会的李宏文认为,主要的原因在于家庭成员之间的界限不明。在西方国家,杀人后自杀的案件中,用暴力的手段杀死孩子通常是一方家长向另一方进行报复的方式,但在亚洲地区,家长带着孩子一起跳楼或吸入煤气自杀的惨剧却更像是一种平和团圆的落幕方式。【详细

大多数时候,在外务工的丈夫,受制于城市里繁重的体力劳动与微薄的经济收入,对妻子连最基本的关怀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更提不上其他方面的补偿了。换言之,婚姻所承担的性需求和情感需要的满足功能对留守妇女来说,在大部分时间不存在。所以,有超过86 %的留守妇女认为当前最需求的是“夫妻团聚,过稳定的家庭生活。”【详细

中国由于户籍政策导致的丈夫与妻子、父母与子女长期分隔两地,被西方认为是极大的不人道。中国农业大学一项针对农村留守人员状况的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其中包括2000万留守儿童、2000万留守老人和4700万留守妇女,留守妇女占留守人口的54.2%。她们要照顾家中老人、小孩,要家务、农活一肩挑,长年累月地独自撑起一片天。【详细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有近5000万留守妇女,而今天的主人公唐成芳只是这些留守妇女的一个缩影,留给我们的除了痛心是不是还有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