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曲霉毒素为一类致癌物 奶粉中为何会出现

  • 导读:5月5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2014年婴幼儿配方乳粉监督抽检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2014年婴幼儿配方乳粉抽检中,有48个批次抽样不合格。不合格奶粉中,有3批次样品检出黄曲霉毒素M1超标。记者注意到,其中有4个品牌的8个批次产品是此前工信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推介的“奶粉国家队”品牌,包括高原之宝、龙丹、飞鹤。

2015-05-08第254期

黄曲霉毒素M1为一类致癌物 毒性是砒霜的68倍

    黄曲霉毒素(AFT)是一类化学结构类似的化合物,均为二氢呋喃香豆素的衍生物。黄曲霉毒素是主要由黄曲霉 (aspergillus flavus)寄生曲霉 (a.parasiticus)产生的次生代谢产物,在湿热地区食品和饲料中出现黄曲霉毒素的机率最高。它们存在于土壤、动植物、各种坚果中,特别是容易污染花生、玉米、稻米、大豆、小麦等粮油产品,是霉菌毒素中毒性最大、对人类健康危害极为突出的一类霉菌毒素 。

    在此次抽查的不合格名单中,导致有较高食品安全风险的是检出阪崎肠杆菌和黄曲霉毒素M1超标。据了解,阪崎肠杆菌是存在于环境中的一种条件致病菌,可能对0~6月龄婴儿,尤其是早产儿、出生低体重儿以及免疫力缺陷婴儿存在较高健康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黄曲霉毒素M1于1993年被世界卫生组织(WHO)癌症研究机构划定为一类致癌物,是一种毒性极强的剧毒物质。黄曲霉毒素的危害性在于对人及动物肝脏组织有破坏作用。

48批次奶粉上黑榜 奶粉中黄曲霉毒素从何而来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了2014年婴幼儿配方乳粉监督抽检情况,多家乳制品企业的48个批次抽样不合格。这是国家2014年对国产奶粉实施了“生死大考”的换证审核后,首次大规模公布抽检结果。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风险较高的11批次中,山西古城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的3批次样品检出黄曲霉毒素M1超标。奶粉里为何会出现黄曲霉毒素?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何计国表示,黄曲霉毒素作为一种霉菌毒素,是粮食在未能及时晒干及储藏不当时产生霉菌的代谢产物,广泛存在。因其具有很强的毒性和致癌性,在国家食品标准、饲料标准中都对此设置了严格的规定。黄曲霉毒素M1属于真菌毒素,是黄曲霉素B1在动物体内羟基化代谢产物,具有剧毒性和强致癌性,由于其可能诱发肝癌,早在1993年就被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机构列为一类致癌物。

    “造成在乳制品中出现的原因大约有三种:奶牛吃了霉变的饲料,导致原奶出现了问题;生产过程中机器清洗不干净,出现了有机物霉变;产品生产完成后,包装不够紧密,漏气之后,与空气中的有机物结合,有可能产生黄曲霉毒素。”乳业资深人士宋亮告诉记者,古城乳业采取的是湿法工艺,即使用生鲜乳而非大包粉直接加工成奶粉,因此判断出现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饲料霉变,导致原奶产生了问题。

山东原奶曾被查黄曲霉素超标 霉变的饲料成主因

    山东省商河县几十家奶农生产出的上万斤原奶被查出致癌物质黄曲霉素超标,超标物来自喂养奶牛的饲料。2014年11月3日下午,畜牧局已将桓台和康源饲料有限公司所有原料和成品查封。此次“问题饲料”总计60余吨,销往山东省不同地市共6家奶牛场,现已召回未开封饲料47吨,并将余下饲料销毁或赔偿奶牛场损失。

    商河县陈家村奶农告诉记者,经过化验,原奶出现问题是因为饲料不合格,饲料中含超过15个黄曲霉素。本来奶业市场就低迷,十几户奶农因此损失了七万多块钱。

    随后,有毒的牛奶都被低价处理了,用于其他非食品用途,而奶农们也抓紧更换了饲料,经过精心调理,现在出产的原奶都符合国家标准。但黄曲霉素对奶牛也产生了毒害,据奶农说,现在中毒的奶牛出现小产,挂不住胎等现象。

    桓台县畜牧局副局长宋元忠告诉记者,2014年11月3日下午,畜牧局在得到消息后已将和康源饲料有限公司所有原料和成品进行查封。宋元忠说,该厂所有问题饲料都在山东销售,还未拆封的饲料目前已经全部召回,对用过饲料的养殖户,厂家已经进行了赔偿,目前已经赔偿将近30万。

    宋元忠介绍称,在原奶收购和企业生产环节,黄曲霉素含量是必检项目。不合格的牛奶将会被销毁,不会流通到市场上。但是在饲料行业,黄曲霉素含量并不是强制性的必检项目。宋元忠称,他已向省畜牧局提出建议,以后将黄曲霉素列入国家必查项目,“并且在梅雨季节要加强检测。”

奶粉中发现黄曲霉毒素并非首次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广州市工商局抽检显示,湖南长沙亚华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南山奶粉系列中5个批次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黄曲霉素M1含量超标,当时厂商立即召回了所有问题产品,并暂停生产全面整改。此前部分知名品牌的纯牛奶也曾出现过黄曲霉毒素超标的问题。

   专家介绍,普通消费者即便将牛奶煮沸,对消除黄曲霉毒素效果也不大。对于牛奶,迄今为止在工业上尚没有大规模有效的解毒方法,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要预防奶牛食用染毒的饲料。

   何计国向记者表示,黄曲霉毒素对粮食食品的污染非常广泛,按污染的几率可以分为三等:花生及其制品、玉米最易受污染,其次是棉籽、大米、小麦和大麦,大豆不易受黄曲霉毒素的污染。在我国,长江沿岸以及长江以南等高温高湿地区黄曲霉毒素污染严重。动物性食品中也可能检出黄曲霉毒素,主要是动物在食用了含有黄曲霉毒素的饲料后,以代谢形式出现在动物体内。

层层检测缘何仍有“漏网”?

    实际上,2011年以来各大乳企加大了检测力度,黄曲霉毒素属于乳企必检项目,大企业更是批批必检,检测难度并不大。2014年以来,我国对国产乳业的监管也可谓“史上最严”,对每个乳企都重新审核发证,然而多个批次黄曲梅毒素M1超标的奶粉,为何仍“穿越”了多个关口呢?

    上海奶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曹明是说,需要追问的是两大问题:其一,企业是否真的做到了批批必检?是否因为人员、检测等成本,没有严格遵守相应规则,管理存在漏洞,存有侥幸心理?其二,企业对养殖户的饲料是否做到了统一管理?

    “此次超标问题的出现,和奶价下行之间也存在一定联系。”宋亮说,在人工等成本高企、奶价却持续低迷的背景下,养殖户的利润正在急剧下滑,不少地方都在倒奶杀牛,一些养殖户只要保证牛活着就行,自然会在饲料上“偷工减料”,通过降低饲料的营养程度等方式减少奶牛的产奶量,降低损失。

    一般养殖户在处理霉变饲料时往往是肉眼识别,大的霉块能识别出,小的霉块就有可能漏掉。“这相当于给监管部门敲了警钟,未来需要更加注意防范饲料和原奶的源头质量管控。”宋亮说。

    业内人士指出,小牧场对自配饲料的质量安全缺乏管控手段。专家认为,未来对饲料的管理应该是专业化趋势。曹明是说:“乳制品的好坏不仅仅是下游的管理问题,更关键的是源头生鲜乳的好坏,乳企不能只顾一头,而应该是产业链的两头都兼顾起来。”

    事实上,此次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抽查情况,是我国这两年对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大整顿的具体行动之一。去年以来,我国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规范行业发展、提振国产婴幼儿奶粉的举措和政策。其中,去年5月实施的“史上最严”生产许可证审核,使原有的133家企业中,淘汰了51家,只有82家获得通过,更进一步对行业进行规范;去年我国也加强了对洋奶粉的管制,未经注册的境外生产企业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不允许进口。今年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对婴幼儿奶粉再次强调禁止分装。

奶粉生产的产业链条长、需要添加的辅料及营养添加剂较多,加强全程监控,建立婴幼儿配方乳粉的追溯系统非常必要。理想的状态是能追溯到最上游,奶源来自于哪个牧场、哪头牛,甚至这头牛的姓名和健康状态都能显示,这还有待加强监管倒逼企业全程严控。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