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期

2015年6月25日

飞鹤并购公司屡登黑榜 或阻其上市之路

6批次关山羊奶粉被召回 飞鹤承认存在监管漏洞

导读:昨日凌晨,针对国家食药监总局抽检的6批次不合格羊奶粉,飞鹤乳业官网发表声明称,将责令关山乳业对问题羊奶粉事件负责到底。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今年第二阶段婴幼儿配方乳粉专项监督抽检中,共检出7批次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不合格,其中飞鹤乳业控股的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共有6批次问题乳粉上榜。

6月2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今年第二阶段婴幼儿配方乳粉专项监督抽检中,共检出7批次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不合格,其中飞鹤乳业控股的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共有6批次问题乳粉上榜。

据了解,涉及本次抽检不合格的6批羊奶粉产品共4180件。目前飞鹤乳业内部排查并确认,设备清洗剂在生产清洗环节因操作失误,致使产品硝酸盐指标不合格。

据飞鹤乳业官方客服称,飞鹤乳业将对全国范围内所有在售的相关产品进行召回,无论产品是否属于这次公布的问题批次。

一直以“50年零事故”形象示人的飞鹤乳业在今年连续两次登上食药监总局的黑榜。就在上月,吉林飞鹤艾倍特乳业的样品被检出氯、营养素指标与标签明示的含量不符。

吉林飞鹤艾倍特乳业官方声明指出:2014年10月,我司在接受国家监督抽检中,检测结果氯营养素指标分别为17.6mg/100KJ、17.7mg/100KJ、19.8mg/100KJ、17.3mg/100KJ,符合国家规定的≤52mg/100KJ。但其中部分批次产品因产品外包装印刷错误,氯含量指标印制为≥50mg/100KJ,致使相关检测结果提示为“与包装标签明示值不符”。此批批次商品去年已全面收回。同时,该批产品实际符合国家对营养素含量的要求。

飞鹤在国内消费终端并不太出名的公司在海外知名度更高,2002年飞鹤乳业加盟美国乳业控股有限公司(ADI),2003年就以中国乳业的概念在美国OTCBB(场外电子柜台交易市场)挂牌上市,而在今年初又宣布私有化退市。如此看来,飞鹤目前已经将现金付诸到退市计划中,业内分析,考虑到其自身资金情况和在海外的品牌力等综合因素来看,被并购的可能性会更大。

 “被并购要考虑企业的销售渠道、牧场和品牌力。相对而言,牧场是比较次要的,因为婴幼儿奶粉的原料粉和乳清粉大多都是进口的,有更好,没有也不是很重要。相反,品牌力则是最看重的,因为一旦一个品牌受损,将很难修复。同属第一梯队的完达山也不排除被并购的可能,只是属于国企背景,可能并购起来会有些困难。”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陈瑜对记者表示。

对于并购的后果是否会形成行业垄断问题,陈瑜认为可能性不大,并购后将形成几个风味和工业化高度集中的形势。因为中国奶业具有充分市场竞争的特点,假设一旦形成行业垄断,外资品牌也会加大投入,随时准备分得几杯羹。

2014年,飞鹤乳业在全面收购吉林艾倍特乳业后,又斥资3亿元收购关山乳业70%股权,随后公司改名为“陕西飞鹤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这也是国内首个牛奶粉企业并购羊奶粉企业的案例。飞鹤方面当时称,尚未被巨头们重视和发掘的羊乳产业,其“改造升级”的投资回报比是比较高的,能够承载飞鹤未来实现“市场增量”和“产业升级”的目标。

据悉,控股收购完成后,飞鹤将保持关山乳业的独立运营,同时将全产业链模式和经验移植到关山乳业,如投资建设奶源基地,以提升羊乳产业的规模化发展。2014年7月前后,飞鹤关山乳业启动10万只奶山羊养殖场建设项目,陇县与飞鹤关山成功签约,投资15亿元的5万吨羊奶粉生产线及20万只奶山羊生产基地项目。在入主关山后,飞鹤为了加快推动整合工作,已派出财务人员深入关山内部,并且其他相关部门人员也频繁加强交流。2014年,飞鹤关山销售额突破3亿元,羊奶粉占98%,同比增长25%。这一年,飞鹤以45亿元的销售额挺进全国婴幼儿配方奶粉前十强,并筹备启动再上市工作。

飞鹤乳业总裁蔡方良日前对外表示:“飞鹤乳业要结合资本市场的力量,把乳业的产业链做得更大,但是具体要在哪个交易所上市以及上市时间还没有确定。”一位长期研究中国乳业的人士分析称,如今在国家监管力度空前加强的环境下,奶粉企业还要面临渠道转型和产品升级的双重压力。“不进则退,一旦发生任何问题,都有可能拖累公司整体前进的脚步。”以关山乳业此次事件为例,目前羊奶粉已经成为飞鹤乳业准备发力的一款特色产品,在这种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公司应该全力强化产业链的控制。“不能因为对业绩的追求而忽视每一批次产品质量的把控。”上述乳业人士认为,今后羊奶粉企业和涉足该领域的乳企还应该在原料奶收集上下足功夫。

据了解,目前全球90%以上的奶山羊都集中在中国,而在国内600万只实际存栏量中,陕西就有240万只。目前陕西省共计45家乳品企业,其中30多家都涉足羊奶粉,年产6万吨羊奶粉,出厂值在30多亿元。

2013年7月,飞鹤在纽交所退市之时,曾有专家分析,飞鹤退市意在对飞鹤进一步整合包装之后,重新在香港联交所上市。退市后不久,同为区域品牌的辉山登陆港交所,飞鹤也成为少数非上市国内乳制品企业之一。除了飞鹤退市纽交所、重整旗鼓投奔港交所的猜测之外,飞鹤的退市也引发了业界对其未来是否会成为兼并重组对象的种种猜想。

对于任何一家食品企业而言,食品安全是立足之本,尤其经历了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后,乳制品企业的产品质量问题变得尤为敏感,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飞鹤品牌暂时没有出现任何安全问题,但是控股子公司为其带来的伤害仍不容忽视,对于图谋上市的飞鹤乳业而言,这将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上月,飞鹤乳业集团总裁蔡方良就曾公开表示,飞鹤乳业要结合资本市场的力量,把乳业的产业链做得更大,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飞鹤于去年密集收购企业或是在为上市做准备,将盘子做大,延长产业链,以谋求顺利上市,然而其收购的子公司先后出现问题,为飞鹤的上市带来了不小麻烦。“企业上市的前提是要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其基础除了规模、商业模式之外,品牌的信誉度也是一个重要方面。虽然飞鹤品牌未被直接点名,但是飞鹤乳业集团对于控股子公司的监管不力引发的食品安全事件却会对飞鹤品牌带来间接伤害,这将成为飞鹤重启上市之前需要及时修复的问题。”

国内目前羊奶粉行业仍是品牌又多又小,市场较为散乱。而此次事件飞鹤乳业也应吸取教训,不能光砸钱傍概念,不进行严格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