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卖卵险丧命 地下代孕为何屡禁不止

  • 导读:广州17岁女孩小陈在不同诊所接受了注射和取卵,打激素7天左右,卵开始排,就被车送到其他地方取卵。一次手术共取出21颗卵子,对方只给了一万元报酬。医生透露本来正常女性的卵巢应该像鸡蛋那么大,但是通过打针刺激它已经像猪心那么大,导致身体循环不畅,慢慢在内部出血。

2016-10-14第276期

揭秘广东代孕产业链 名校女学生卵子要价六位数

    探访的位于广州海珠区中山二院南院附近的地下试管婴操作点,仅仅是众多地下试管婴儿产业的小小一隅。

    “在广州治疗期间,除了和中介王某红联系外,一个名叫小柯的中介也非常活跃,很多次治疗过程中都看到她带病患来治病”,疑被地下医生不规范操作弄伤卵巢的张雪(化名)向南都记者推送了该中介微信。南都记者以咨询者身份添加了小柯的微信后,也从其朋友圈了解到广州代孕中介的揽财之道。

    在她的朋友圈中,有不少供卵源女子图片,一般附带血型和身高信息,有时还会标注姓名(一般为化名)、年龄、民族、籍贯、学历、专业、生理期等信息。

   

   

    记者发现,这些年轻、高学历、高颜值的女子照片上往往会附上“大量优质卵源”“本科志愿者,高端客户需要快下手”字样。

    按照中介发布的微信信息显示,这些女孩多来自广东省内著名高校,学历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有。一些供卵者照片下,甚至还发布了“手快有、手慢无”等蛊惑性字样,显得十分枪手。在正规医疗机构因手续、资质、伦理、人手问题难以开展的供卵活动,在这位中介的朋友圈中广泛散播,而且大有市场,一些优秀的卵源,甚至可以叫价六位数。

长沙地下代孕黑幕 可挑选代孕者85万包生男孩

    近日在长沙一家怀孕公司的网站上公然宣称只要花85万元的费用就可以成功的生下男孩子。这家公司称是跨国公司的长沙分公司。有偿收购女性卵细胞,还提供代孕的服务,最大的亮点是可以鉴定性别。

   

   

    于是记者打了这家的电话,却没办法接通。在多次的联系之后成功的联系上了一名李姓的工作人员,对方还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之后相约在株洲相邻的一个公寓 里面。子之后又改变了见面的地点。还对记者的车反复的打量着。随后介绍了四个套餐,25万、35万、55万、85万的,不过现在监管严格价格也慢慢的涨 了。

    在交流的时候还暗示记者可以先交钱。而最贵的套餐还可以去挑选代孕女子的容貌和品质。之后联系了提供卵细胞的女子,女子称自己也是自愿的,由于缺钱才卖卵细胞的。可以赚取2万元。

暗访地下试管婴儿诊所 可选胚胎性别可代孕

    四川女子张雪(化名)婚后多年未育,原计划在四川当地正规医疗机构接受试管婴技术操作,却被告知需要等待一年的时间。而她已经32岁了,心急如焚的她四处打听能够快速操作试管婴儿的地方,最终来到广州,找到地下诊所,花了22万元。未料,孩子没能生出,卵巢也被割伤。

    广州作为华南医疗中心城市,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上颇有特色,慕名前来正规医疗机构进行试管婴操作的,年均达到数万人次以上。但还有不少不孕不育夫妻,因为有着特殊要求,走进了地下试管婴操作医院和诊所。8月以来,记者通过长达1个多月的暗访调查,起底这一地下操作试管婴的黑色链条。

   

   

    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被明码标价,而这些环节均为目前法律法规乃至社会伦理所禁止:可选择胚胎性别;加一万元可以用别人的精子;再加几万元可以用年轻貌美女性的卵子;如果肯花费40多万元,可以使用自愿者代孕……

    这些在正规的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绝对禁忌的事情,在地下试管婴操作点很轻易就能办到。这更催生了庞大的地下试管婴儿市场。

为何地下试管婴儿诊所屡禁不绝?

    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目前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不孕夫妇呈年轻化趋势,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不孕不育率攀升至12.5%到15%。

    1、正规机构有严格规定,地下诊所有钱就行

    据悉,目前经过广东省卫生计生委批复的试管婴儿操作机构一共有28家,绝大多数集中于广州。而这28家正规机构每家都人满为患。

    “如果是单纯从接纳能力上看,流向黑中介的那些不孕夫妻,28家医院是能够接纳的。但关键是很多严重违反伦理和医学常规的操作,我们肯定不会去做,比如代孕。”刘见桥教授表示,代孕行为让孩子一出生就有两个妈妈——一个生育他的妈妈,一个遗传学上的妈妈,这更是禁忌中的禁忌。

    正规机构禁止代孕,对供精、供卵也有严格的规定,而地下试管婴诊所可以供卵、供精,可以代孕、鉴定性别,无需任何证明材料,只要给得起钱,就能进行试管婴操作。

    “市场庞大,正规医院又操作不了,那就只能转为地下,而且越禁越多。”刘见桥说。

   

   

    2、精子库时常告急 供精紧张

    供精试管婴,目前省内只有广东省计划生育医院一家可以操作,其拥有省内唯一的精子库,只是由于捐精者太少,患者往往需要排期很长时间。

    此外,为免发生伦理危机,输出的每一份精子都要求100%进行随访,很多医院都不愿接这样的烫手山芋。其他诸如能够进行遗传病筛查的三代试管婴技术,执行的是更为严苛的准入制度,即便拥有资质,也只能对有明确家族遗传病史试管婴进行操作,绝对不能应用于性别鉴定领域。

    3、近一半不孕夫妻需供卵,但供卵来源有限

    “在我们中心的患者中,有将近一半的不孕夫妻患有或轻或重的卵巢衰竭、功能下降的疾病。而那些需要进行供卵操作的患者,由于知道公立医院一般不开展供卵服务,根本就不会登公立医院的大门。”刘见桥表示。

    公立医院不愿开展供卵服务,一方面是因为人手不足,没有足够的人员去协调供卵者和接受者之间繁琐的事务性工作和费用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公立医院的供卵来源非常单一有限,只有其他试管婴操作女患者在卵子多余、愿意捐献的情况下提供。“只要有卵子多余的患者不愿捐献,就失去了这一方面的来源,不像黑中介那样能够到处花钱购买。”

地下诊所、黑中介之所以如此,主要是由于在买卖卵子问题上我国相关立法尚不完善。为避免类似事件反复出现,应当尽快建立卵子库,同时及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增加相应惩罚手段。

亲贝网-第一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