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幼儿园儿童中毒身亡 哪来的毒鼠强?

  • 近日幼儿园安全问题频频发生,3月20日,当地官员说,出事的幼儿园无办园资质。19日,云南省丘北县佳佳幼儿园学生发生食物中毒事件,2名学生抢救无效死亡,通过检测确定学生属毒鼠强中毒。云南幼儿园儿童中毒身亡 哪来的毒鼠强?

2014-03-21第186期

云南幼儿园32人食物中毒2名死亡 因毒鼠强中毒

   

   

    3月20日,当地官员说,出事的幼儿园无办园资质。19日,云南省丘北县佳佳幼儿园学生发生食物中毒事件,2名学生抢救无效死亡,通过检测确定学生属毒鼠强中毒。截至20日18时30分左右,5名重症学生中,2名学生已度过危险期转入普通病房,另外3名仍在重症监护室。

幼儿园32学生中毒系毒鼠强 来自儿童所带零食

    19日,云南省丘北县双龙营镇平龙村佳佳幼儿园幼儿出现疑似食物中毒,情况较为严重者7人,其中2人抢救无效死亡。20日,经全力抢救,剩余5名幼儿中,有2名度过危险期已转入一般病房。20日晚,丘北县委宣传部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幼儿属毒鼠强中毒,由一名幼儿从外面带来零食到校园里分食而引起。

   

   

    20日晚,随着医疗专家组的全力救治和调查的进展,幼儿园中毒事件的若干疑问初步有了答案。什么导致中毒丘北县委宣传部部长赵敏建介绍,经调查,目前已排除学校供餐中毒,通过提取物监测显示毒鼠强呈阳性,幼儿属毒鼠强中毒。“经过公安部门的初步调查,这起中毒事件是一名幼儿从外面带来零食到校园里分食发生的中毒事件。”多少孩子中毒事件发生后,丘北县曾通报,有32名幼儿疑似食物中毒。赵敏建称,经专家全力排查,疑似食物中毒的32名幼儿中,只有7名属于毒鼠强中毒,其中两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据了解,事发当日到校76人,15时20分发现1名幼儿晕倒,在处置过程中有6名幼儿出现相同症状。救治进展如何赵敏建通报,经过专家组抢救,截至20日16时30分,3名极危重儿童病情开始好转,其余儿童脱离危险,大部分已经出院回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幼儿园儿童食物中毒 家长:孩子症状像吃了耗子药

    20日,丘北县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大楼内外挤满了焦急等待的幼儿家人,一楼右角的重症病房门口有两名保安看守,警惕地看着试图靠近的人。3名情况极危重幼儿侬某某、张某、范某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上都是乌黑乌黑的,没有半点血色。对于孩子们发生症状的原因,医生们表示还需要进一步诊断才能确定。在侬某某的一份诊断书上,记者看到医生签署的诊断一栏写着“急性食物中毒”。

   

   

    “平龙村卫生所的医生说,我孙女可能中风了,但我觉得不像,就掉转摩托车头往县医院赶,半路遇到了赶来的救护车。”杨开忠说,“我把孙女交给了救护车后马上返回学校,看到好些幼儿都倒下了,牙齿都咬得紧紧的,手都紧紧握着。”“绝对是中毒!”杨开忠流着泪说,孩子们的脸上和手脚都乌黑乌黑,嘴角还在流血,“这种状况好像猫狗吃了耗子药!”至于是什么原因中毒,杨开忠并不清楚,“当天幼儿园吃了啥,我们认不得(不知道)。”张杰说,孩子今年是第二年上幼儿园,每天的早餐和午餐由学校负责,晚上接回家住,孩子当天吃了啥,自己“认不得”。

    幼儿家长王丽告诉记者,“我的两个孩子都在佳佳幼儿园,一个读大班,一个读小班,目前都没有什么症状。因为中班的孩子先放学、先去喝水,一下子就倒了。我们家长都怀疑水里可能有毒。”

云南幼儿园32人食物中毒2名死亡 因毒鼠强中毒

云南幼儿园儿童食物中毒 谁是罪魁祸首?

    云南幼儿园32人食物中毒 为何中毒事件频频发生经初查,出现疑似食物中毒情况共32人,已全部送至县医院救治,其中情况较为严重者7人,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其余5人正在全力救治中。

   

   

    记者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委宣传部获悉,19日该县双龙营镇平龙村佳佳幼儿园32名学生疑似食物中毒,已有2人抢救无效死亡。19日16时23分,丘北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双龙营镇平龙村佳佳幼儿园学生疑似发生食物中毒。接报后,丘北县委、政府迅速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赶往现场进行处置。

云南幼儿园儿童食物中毒黑幕:幼儿园是一门生意

    给幼儿喂食此类处方药是不是普遍现象?隐藏在暗处给幼儿偷偷服药的幼儿园还有多少?

    连日来,全国各地陆续曝出幼儿园给孩子服用“病毒灵”的事件。继陕西、吉林、湖北等地幼儿园被警方确认购买并使用“病毒灵”之后,20日湖北至少又有两所幼儿园被曝“喂药”,其中伍家岗区金贝幼儿园涉事的法人代表已被警方控制。

   “给幼儿服药是普遍现象”

   “给孩子服药的幼儿园最近曝出来的越来越多,相信还有更多的幼儿园也有这样的行为。”目前幼儿园的保健医资格在一些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非常严格,但是小城市普遍堪忧。“幼儿园的保健医生首先要经过妇幼保健站的培训,持证上岗。另外大城市的检查机构对幼儿园这方面的管理也十分严格。拿北京来讲,保健室内别说非处方药,即使是一瓶碘酒也不能摆。保健医最大的职责是给孩子营养配餐以及观察孩子的健康状况,有问题要做到就近及时送医。没有给孩子们服药的权利。但是小城市的管理或者有些小幼儿园就不是那么规范,很多幼儿园不愿意多花钱请保健医,只是让其中一个老师去参加培训获得资格应付检查。因为利益驱使,去给孩子们服用处方药也就不难理解了。”

   “从业人员素质堪忧”

   除了最近的“药儿园”现象,此前曝出的围绕幼儿园的还有虐待、性侵等丑闻。对教育功能的淡漠和部分从业人员的素质低下,是目前民办幼儿园的最大问题。幼儿园越开越多,老师的素质越来越低。幼儿园的投资人、校长、保健医都抓起来了,那老师呢?老师们就没有责任了吗?他们对给孩子服药的事情一无所知吗?应该制定严格的制度,让有这样历史的人终身禁入此行业,真正肃清这些不良风气。”

   “幼儿园是一门生意”

   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些幼儿园的经营者把幼儿园当成了一门生意,而不是教书育人的事业。

   “向钱看”而非“向前看”是目前一些民办幼儿园经营的现状。“从业人员和投资人是生意人而不是教育者,而教育管理部门的不作为是导致给孩子喂药这类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幼儿园给孩子服药其实是又可恨又可怜。覆巢之下焉有安卵,大环境如此。健康的教育何来?”

 

因此,要想杜绝幼儿园虐童门、喂药门、饮食中毒门等恶劣事件发生,政府应给幼儿教育以应有的教师编制,应有的社会地位,应有的经济收入保障。如果这三方面齐了,再发生虐童门、喂药门、饮食中毒门也难了。

亲贝网-专业亲子消费门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

中宣部技术顾问单位

关注微博:亲贝网新浪微博亲贝网腾讯微博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关注亲贝育儿问答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