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2016年1月11日

亲贝独家:2015年电商行业大事盘点

电商平台市场空间巨大,产品质量却并不尽如人意

导读:电商行业发展如火如荼,尤以母婴市场发展更为迅速,有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母婴行业市场规模预计突破2万亿元,巨大的市场前景令母婴电商获得巨大发展的同时,亦开始经历激烈竞争。但某些电商平台的产品却并不尽如人意。亲贝网2015年电商行业大事盘点,让消费者在盲目中理清头绪,确保母婴安全健康地生活与成长。

2015年5月上旬,儿童网络游戏开发运营商百奥家庭互动(02100.HK,下称“百奥”)正式宣布收购香港母婴产品零售店Bumps to Babes74.9%的股权,并投入2亿元与其成立合资公司,剑指大陆母婴电商。

在收购Bumps to Babes74.9%股权之后,百奥将在广州注册成立“巴巴宝贝电商有限公司”。Bumps to Babes创始人Richard夫妇也将获得合资公司7.5%的股权,此外还持股25.1%的香港Bumps to Babes实体店。

2015年“六一”前夕,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对上海市生产、销售和网店销售的儿童高椅产品质量进行了专项监督抽查。共抽查了22批次产品,经检验,本次抽查共发现14批次产品不合格,涉及的不合格项目有:结构要求、旁板和床头要求、使用说明、标志。14批次不合格产品中,11批次产品质量问题严重,不合格项均为“结构要求、旁板和床头要求、使用说明”。从京东、1号店、天猫三个电商平台抽取9个样品,全部不合格。

上海市质监局此次还公布了汽车儿童安全座椅产品质量抽查结果,结果显示:本次抽查了13批次产品,经检验,不合格2批次。分别为亚马逊贝驰(规格型号BCC401D);天猫艾宝旗舰店萌宝Cutebaby(规格型号CB218),不合格项均为“动态试验质量问题严重”。

2015年6月17日下午,以生产“牛栏”婴儿配方奶粉著称的荷兰乳品制造商Nutricia在其官网发出公告,目前在荷兰市场上销售的部分该品牌奶粉存在“错装”问题,婴儿误食会引起过敏,甚至导致死亡。

消息公布后,淘宝、天猫、1688在第一时间紧急开展平台内部自查。截止6月18日下午1点左右,已完成全部奶粉类商品检查工作。经核实,目前在天猫、1688平台上均未发现被曝光的奶粉,而在天猫国际平台、淘宝平台上发现有一批涉嫌被错误罐装的奶粉。为确保食品安全,保证消费者权益,阿里方面现已将天猫国际平台上的17件相关商品、淘宝平台上的1721件相关商品全部做下架处理。

蜜芽网售保健品糖浆大肆宣传疗效

消费者通过蜜芽网站买了一款“有机草本四季抗病毒感冒糖浆”,价格179元,但它的产品介绍上写着“缓解轻度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状、减少感冒的持续时间”。这款产品还标明“新西兰直邮”,国家广告法明确规定,保健品不能宣传疗效。蜜芽网这样的做法,使消费者有被忽悠的感觉。

新华律师事务所连晏杰律师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八条,“保健食品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声称或者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蜜芽网站关于“有机草本四季抗病毒感冒糖浆”的产品介绍明显已违法。

蜜芽售卖假纸尿裤 客服称不影响使用

2015年10月28日,消费者杨女士在蜜芽宝贝上购买了四包GOON大王纸尿裤,结果给宝宝使用过之后发现均为假货。随后,她联络了蜜芽官网要求退货。但客服都以“不影响使用”、“不支持14天无理由退换货”等理由拒绝退货。

蜜芽进口12批次婴儿辅食未获准入遭退货

2015年11月24日,进出口食品安全局近期公布的2015年9月进境不合格食品信息显示,由宁波蜜芽宝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进口的12批次婴幼儿辅食因未获检验检疫准入遭退货处理。

蜜芽售假奶瓶 京东乐友均被拉下水

2015年7月下旬,一微博名为WiTS的网友,投诉在蜜芽上花了300多元买了两个Betta奶瓶与其在日本本土的Betta有差异,消费者在蜜芽购买了三个宣称为“100%正品”“授权销售”的“日本产”Betta宝石系列玻璃奶瓶。收到货品后,与从日本Betta官网购买的同型号奶瓶进行对比后怀疑为假货。蜜芽发授权链条公告,仍有不少疑点未得到解答。

ZOOM.T曾发声明称与蜜芽无任何贸易关系,而蜜芽表示有两份完整的授权链条,而对于消费者最为关注的蜜芽销售的产品是真是假的问题,在蜜芽声明中未找到只言片语。此外,蜜芽的几次声明都将其他零售商扯进来:“在这个有效的授权期内,万嘉佰丽用这样的授权资料进入了中国几乎所有零售渠道,京东、亚马逊、乐友甚至燕莎商场等,也均用此供应链引入了Betta品牌。”

蜜芽销售假冒儿童手推车

2014年8月,电商蜜芽宝贝上线了一批特卖MaclarenQuest儿童手推车,有消费者在购买后通过Maclaren玛格罗兰官方微博查验推车VIN码时,被告知没有该VIN码,购买的推车为假货。

事情发生后,Maclaren玛格罗兰在官微上发表声明,其官方从未销售过任何产品给蜜芽宝贝,也未授权给蜜芽宝贝和其公司北京花旺在线商贸有限公司以及蜜芽宝贝合作的经销商天津维启达商贸有限公司。

蜜芽宝贝官方微博表示,承认此前销售的玛格罗兰推车为违规出货,并且表示是受到了供应商天津维启达商贸有限公司的欺骗,经其调查后发现,销售的推车为工厂违规出货,并伪造了出厂授权。蜜芽宝贝将为购买了该产品的消费者退货,并赠送正品予以补偿。

蜜芽进口奶粉渠道不明

据2014年8月京华时报报道,除了推车等产品遭到假货质疑外,蜜芽宝贝直接奶粉采购渠道也涉嫌造假。

亲贝网就陈先生的疑问连线雅培公司,但截至发稿时,雅培还未对陈先生的质疑作出应答。

以蜜芽从荷兰采购的奶粉为例称,目前荷兰超市对婴儿奶粉采取限购措施,每人每次最多可购买2桶,而蜜芽的荷兰直邮奶粉为证明是正规货源,在包裹中附带了当地当天报纸和超市购物小票。正是这购物小票让人生疑:在荷兰限购的情况下,蜜芽宝贝提供的荷兰直邮奶粉小票上的购买数量有几十桶甚至几百桶。

另外让媒体质疑的是,蜜芽宝贝提供给消费者的小票并非原件而是复印件。

对于奶粉渠道的质疑,蜜芽发声明表示:荷兰超市限购从6月才开始,有实力的团队与当地超市关系良好,代购的收货扫货实力不能与成熟公司相比。小票全部真实,使用复印件是为了让每笔订单都有小票。对于奶粉采购渠道的解释,从目前来看似乎还很难让消费者释怀。

2015年5月,当当网方面透露,已正式成立跨境电商业务部,瞄准进口婴童市场及化妆品市场,争夺30%以上高速增长的中国跨境电商交易市场。

根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全球贸易格局报告预测,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额将增长至6.5万亿元,年增速超30%。跨境电商和渠道下沉成为国内电商2015年的发力重点。

“纸尿裤之战”的说法,在一定意义上并不夸张。2015年10月11日,京东、苏宁易购、天猫、蜜芽宝贝、网易考拉海购、聚美优品六个网站,每一家都有针对花王尿不湿的直降优惠活动,而且都是打着“海外免税”的旗号,表示商品采取了自贸区的保税进口模式,仅对消费者收取10%的行邮税,且行邮税在50元以下,即订单单笔消费在500元以内还可获取免征。

当日本本土频繁传出限购之言时,国内电商平台此起彼伏的花王纸尿裤价格“混战”,打得消费者晕头转向。“同样是花王纸尿裤,每家价格都不一样,有时还真不敢去选那最便宜的。”

2015年12月3日晚上8点多,家住临海市大田街道东方大道的李先生在浏览京东商城网页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标价8毛一个的奶瓶,他立即购买了1000余只,花了8000多元。李先生发现这家店有4种颜色的水杯、5种图案的PP奶瓶、3种图案的玻璃奶瓶,共计12款产品都标着8毛钱。

第二天,“优可儿”网站上的商品都进行了下架处理。12月7日,京东单号显示,卖家已经从广东深圳发货。12月10日下午2点,一位自称是广州深圳优可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给李先生打来了电话。“对方说网页上的价格标错了,价格应该是40余元一只,让做退单处理,公司不进行赔偿。”李先生说,对方态度非常坚决,也非常强硬,不想为自己的过错负一点责任。

12月12号,快递信息显示货物已经到达临海,李先生和其他买家当天上午就去韵达快递临海分拨中心,但根本没什么货物,只有67个空包信封。12月15日信封全部退回深圳,16日信封全部显示签收。

在卖家表示不做赔偿后,李先生和其他买家在京东商城网上提交交易纠纷,找京东客服帮忙解决。刚开始客服表示可以给他们每单10元补偿,李先生无法接受,并打电话到北京工商所投诉京东不作为。

“京东随后答应说按实付款30%赔付,但是我们肯定是收不到货物的,到现在京东的态度仍然是这样,并没有什么进展,而且也不按照相关规定对卖家进行处罚。”李先生对京东的处理结果非常失望。

为了给宝宝囤货,消费者刘然在京东商城、全球购自营上购买了多包花王纸尿裤。12月初,刘然发现,三个半月的孩子在使用纸尿裤后,出现了红屁股症状。目前,日本花王集团在我国只有通过天猫国际平台进行直销。于是刘然怀疑,所购花王纸尿裤是否为正品?

2015年12月25日,上海花王工作人员称,公司并未同京东商城全球购渠道存有合作关系。那么京东商城为何拥有上海花王的授权书呢?京东商城工作人员成称,目前京东商城上,除了全球购上京东自营业务有销售日本花王纸尿裤外,京东商城自营业务也有销售日本花王纸尿裤,而后者就是由上海花王直接供货的。对此,上海花王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了这一事实。

由于刘然在京东商城全球购上购买的花王纸尿裤,并非上海花王直接授权销售,因此,她难以通过这一通道确定产品真伪。

京东客服称针对产品真伪问题,京东将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测,但是并未告知其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名称。不过,让刘然感到不公的是,在她提出对已拆封使用的、导致孩子出现红臀症状的纸尿裤进行检测时,京东商城并未接受。

京东商城的理由是:由于包装已经开封,可能会有落尘,如果送检该包纸尿裤,检测结果对其不公平。而刘然认为,由于送检的并不是拆封的、导致孩子出现红臀症状的纸尿裤,因此,即使送检纸尿裤检测结果显示合格,也无法说明她家中已拆封的纸尿裤,是否存有质量问题。

中国“二孩”政策的放开令本已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母婴电商又迎来了新一波的大好势头,令国内外各类商家对此市场狂热追逐。电商平台应当保证产品质量,保障消费者的基本权益。如此方可在强大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