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十年,已足以开启一个全新的纪元。但当我们走入这些家庭,才发现他们的命运已被那些境遇深深改变。他们是劣质奶粉的受害者,也是痛苦延续的承受者。

在安徽阜阳的农村, 从2003年开始,有100多名婴儿陆续患上了一种怪病。本来健康出生的孩子,在喂养期间,开始变得四肢短小,身体瘦弱,尤其是婴儿的脑袋显得偏大,嘴小,浮肿,低烧。当地人称这些孩子为大头娃娃。鲜花般娇嫩的幼小生命,刚来到世间几个月就枯萎、凋谢,而令人意外的是,导致这些婴儿身患重病甚至夺去他们生命的竟然是他们每天都必须食用的食品——奶粉。【详细

如今已经过去十年,这十年来,他们有的入土为安,有的长高入学,但都随着时间流逝默默淡出公众视野。事件之后,阜阳再未出现因劣质奶粉致病的患儿。当初最先发现病情的医生感慨:“是这些患病的孩子,为后人做出了贡献。”【详细

十年前受到劣质奶粉荼毒的悦悦,患上了佝偻病,在悦悦一年级时,王秀丽要求悦悦每晚都试着把手指尽可能伸直。可要硬生生把病变的骨骼掰直,悦悦每次都痛得直哭,只坚持了不到两个礼拜。

回到家,悦悦问王秀丽:“为啥别的小孩手能伸直?”“你小时候吃奶粉吃出病了。”王秀丽总这样回答女儿,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女,也讲不出过多的话去安慰女儿。

每次听到母亲这样说,悦悦就不再吭声。可没几天,被同学再次嘲笑之后,她又会问王秀丽同样的问题。

嘲笑声中,悦悦渐渐有了自尊心。在陌生人面前,她习惯将手蜷在背后。就连写字,她也尽可能避开生人。若不是她主动摊开双手,旁人很难发现她手指的异样。

而在170多公里外的阜阳市阜南县苗集镇大蔡村,村民苗振陆也有着与宋振福相似的烦恼。他十岁的女儿婷婷,虽然也从当年的劣质奶粉事件中康复,但多年来一直身体瘦弱,一个月甚至就能感冒发烧三四次。如今婷婷虽然上了五年级,但却口算不出类似“三十加四十”的简单算术题。”【详细

当时的患婴年龄绝大多数都在6个月以下。这是他们一生中发育最迅速、最关键的阶段。准假指出,重度营养不良恢复起来非常慢,而且即使后期营养跟上了,也可能产生后遗症,因为大脑和内脏发育已经受损,会影响婴儿将来的智力和体格、体质,特别是免疫力。

按照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0—3个月婴儿食用的奶粉,蛋白质含量必须达到12%,3—6个月婴儿食用的奶粉,蛋白质含量应不低于10%,而这些奶粉蛋白质含量大多数只有2%、3%,低的只有0.37%、0.45%,钙、磷、锌、铁等含量也普遍不合格。

而且配方奶粉必须能为宝宝提供高质量的蛋白质,乳清蛋白与酪蛋白比例须达到60:40,必须含有丰富而比例合适的铁、锌、钙等微量元素和矿物质,配方奶粉中添加合适比例的不饱和脂肪酸,而且要添加了促进肠道蠕动的物质,如果糖低聚糖和半乳糖低聚糖等。但是这些劣质奶粉成分和含量均不符合标准。

奶粉问题后果严重 家长只买贵的

事件发生之后阜阳地区的奶粉畸高,调查组在阜阳三河湾批发市场实地调查时看到,当时阜阳奶粉市场,几个知名大品牌雀巢等占据了主导地位,三鹿、南山等中低端品牌也有一定市场,但却不是主流。也就是说,阜阳奶粉事件后,阜阳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现在批发和零售购买奶粉一定要选择大品牌,而一些二线品牌的生存空间很小,新品牌更是难以进入当地市场。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毛学英猜测,消费者在遭受过“奶粉事件”后,提高了警惕,但却片面地认为,奶粉只要是贵的,肯定是品质有保证。而“只买贵的”心理则抬高了当地的奶粉价格。【详细

随后发生的三氯氰胺事件 国产奶粉失了大部分公信力

2008年9月8日甘肃岷县14名婴儿同时患有肾结石病症,引起外界关注。至2008年9月11日甘肃全省共发现59例肾结石患儿,部分患儿已发展为肾功能不全,同时已死亡1人,这些婴儿均食用了三鹿18元左右价位的奶粉。而且人们发现两个月来,中国多省已相继有类似事件发生。

三鹿在3月至2008年8月5日之前生产的产品受到污染,停售优加系列产品,并且秘密召回,但未公诸于众。这导致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又有一批婴儿仍食用了三鹿问题奶粉。 河北省政府决定对三鹿集团立即停产整顿,并将对有关责任人做出处理。三鹿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田文华被免职,后并遭刑事拘留,而石家庄市分管农业生产的副市长张发旺等政府官员、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冀纯堂也相继被撤职处理。河北省委也决定免去吴显国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职务。

劣质奶粉事件频发 “捧红”了洋奶粉

大头娃娃事件和三氯氰胺事件之后,中国奶制品行业在网络抽样分析中,民众的信心指数,降至最低点。不少大陆民众人心惶惶,许多人不敢吃大陆厂牌奶制品,外国奶粉销量开始上升,甚至以小三通方式到金门或马祖购买台湾奶制品,或是到香港购买奶粉,情况宛如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发生后,不少大陆民众不敢买大陆奶粉而坚持要买香港奶粉才安心。大陆不少母亲开始尝试改以母乳而非奶粉喂婴儿。

大头娃娃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今天看来仍然触目惊心,劣质奶粉对婴儿的危害治愈不了,对我们心中的烙印也不止于此。希望奶粉行业能够多一份社会责任感,少一些铜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