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达能联姻善腾集团和嘉田乳品找到了在新西兰可替代恒天然的合作伙伴,达能旗下的可瑞康奶粉也将于7月结束“断奶”的日子,一场达能与恒天然“死磕”的战斗还未终结,但此次事件巨大的负面影响力辐射了整个奶企行业。奶企重新洗牌、寻找新奶源、中国加大进口乳企监管力度、新西兰乳企受挫等接连发生。但在事件的背后到底谁在承受这奶粉问题的不能承受之重?是国家?乳企?还是婴儿奶粉的消费者?

达能和恒天然,这个企业分别代表乳制品行业下游产业和上游原料提供方的两座奥林匹斯山,在去年八月之前,作为合作伙伴曾经亲密无间,如今却因为去年八月发生的肉毒杆菌乌龙事件而对簿公堂,两方的合同同时也宣告终止。

因达能无法接受恒天然7000万元人民币赔偿,恒天然也不甘掏出达能期望中的23亿元人民币“善后款”,导致达能恒天然这场“闹离婚”竟持续了近一年而不得善了。

2013年,占有新西兰93%奶源的恒天然集团突然宣布其产品中可能存在肉毒杆菌,此事虽然在不到一月之后被证实是检测错误,被检测出的细菌并非肉毒杆菌,而是一种毒素很小的病菌。但此事引起了整个新西兰乳业大震荡,特别是达能旗下多美滋、可瑞康等采用恒天然原料的婴幼儿奶粉品牌遭到重创,由此造成达能净销售额损失预计为3.5亿欧元,运营利润预计损失2.8亿欧元。随后,恒天然并未能提出让达能满意的解决方案,达能因此解除了与恒天然的合约。

达能是婴儿奶粉制造商纽迪希亚直接控股公司。达能公司在今年1月向新西兰高院发起上诉并同时在新加坡对恒天然发起法律仲裁程序,为的是通过法律程序“让事实浮出水面,并为其所遭受的伤害获得赔偿。”

据了解,受恒天然召回影响的八个客户公司之中,除达能以外的其他公司都已经和恒天然和解。

事情要追溯到2013年8月3日,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公布,恒天然旗下工厂生产的约38吨浓缩乳清蛋白粉被检测出含有肉毒杆菌毒素,随后恒天然发出质量预警后,影响到包括3个中国企业在内的8家客户。涉事企业均采取了召回措施,达能两大品牌被涉及,包括在中国销售的多美滋和在海外销售的可瑞康。

而在2013年8月28日,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未在恒天然原料中检出肉毒杆菌和肉毒毒素。只检出了没有毒素的生孢梭菌,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危害。“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上演,恒天然“无毒”,虽然消息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企业损失早已不是以亿计数。

2014年1月14日,恒天然再陷“召回门”将在新西兰北岛自主召回4个批次的8700瓶鲜奶油产品,这些鲜奶油被怀疑存在大肠杆菌污染,这是近20年来恒天然奶制品首次因大肠杆菌问题召回。

2014年5月,新西兰初级产业部部长Nathan Guy先生和新西兰食品安全部部长Nikki Kaye女士表示,政府对乳清蛋白污染事件最后阶段的调查将在5月12日展开。

随后今年因为恒天然事件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开始了
——恒天然乳品遭质疑、新西兰乳品出口中国受限、其他新西兰乳品企业销售受创、达能与恒天然“闹掰”失去最大合作供应商、可瑞康“断奶”等。

根据达能2013年财报,恒天然乌龙事件给其销售造成的损失最终被确定为3.7亿欧元(约32亿元人民币),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恒天然赔偿其全部损失,而恒天然的出价才区区7000万元人民币。诉讼还在继续,但受恒天然召回影响的八个客户公司之中,除达能以外的其他公司都已经和恒天然和解。

达能官方:可瑞康供货紧张的情况预计会于7月份缓解

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一度令达能损失惨重,尤其是旗下多美滋、可瑞康等采用恒天然原料的婴幼儿奶粉品牌,由此造成达能净销售额损失预计为3.5亿欧元。

在中断与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的合作关系后,法国食品巨头达能集团迫切需要在新西兰找到新的奶源供应商与产品加工坊,这次其选择了直接收购。

达能纽迪希亚公司宣布,收购善腾集团(SuttonGroup)的原料混合、包装及制罐设备以及善腾集团子公司Gardians的喷粉装置,持续投资于婴幼儿奶粉生产的原料与供应链。

“达能收购是因为与恒天然关系破灭,因此需要在新西兰找到一个替代者,现在最好的替代者是善腾这样的企业。”乳业专家宋亮表示,“虽然善腾规模小,但很完整,不仅有奶粉加工而且还有优质奶源,这是达能看中善腾的主要原因。”

据悉,达能旗下的新西兰奶粉品牌可瑞康爱他美(karicare)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持续缺货了一段时间。达能方面对经销商声称,供货紧张的情况预计会于7月份缓解。

事情要追溯到2013年8月3日,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公布,恒天然旗下工厂生产的约38吨浓缩乳清蛋白粉被检测出含有肉毒杆菌毒素,随后恒天然发出质量预警后,影响到包括3个中国企业在内的8家客户。涉事企业均采取了召回措施,达能两大品牌被涉及,包括在中国销售的多美滋和在海外销售的可瑞康。
而在2013年8月28日,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未在恒天然原料中检出肉毒杆菌和肉毒毒素。只检出了没有毒素的生孢梭菌,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危害。“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上演,恒天然“无毒”,虽然消息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企业损失早已不是以亿计数。

2014年1月14日,恒天然再陷“召回门”将在新西兰北岛自主召回4个批次的8700瓶鲜奶油产品,这些鲜奶油被怀疑存在大肠杆菌污染,这是近20年来恒天然奶制品首次因大肠杆菌问题召回。

2014年5月,新西兰初级产业部部长Nathan Guy先生和新西兰食品安全部部长Nikki Kaye女士表示,政府对乳清蛋白污染事件最后阶段的调查将在5月12日展开。

随后今年因为恒天然事件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开始了
——恒天然乳品遭质疑、新西兰乳品出口中国受限、其他新西兰乳品企业销售受创、达能与恒天然“闹掰”失去最大合作供应商、可瑞康“断奶”等。

根据达能2013年财报,恒天然乌龙事件给其销售造成的损失最终被确定为3.7亿欧元(约32亿元人民币),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恒天然赔偿其全部损失,而恒天然的出价才区区7000万元人民币。诉讼还在继续,但受恒天然召回影响的八个客户公司之中,除达能以外的其他公司都已经和恒天然和解。

实例1:

亲情通知:爱他美系列奶粉,今天开始停单。暂时断货。各位朋友麻烦互相转告。谢谢。具体提供时间会第一时间通知的。可瑞康金装系列暂时仍在进行中。孩子还是有保障的。需要补给的父母抓紧时间。不要拖到全面断货,谢谢。一切皆有可能。

实例2:

转紧急公告:我们十分确认的通知您,请务必屯奶,由其是爱他美奶粉,可瑞康奶粉黄金3,4段,原因是新西兰达能集团即可瑞康奶粉厂家因与恒天然集团就之前的乌龙事件,正式开始打官司,可能要面临3个月停产的风险。目前新西兰澳洲市场上奶粉已经所剩无几。价格也会直线上升。

实例3:

爱他美暂时全面缺货中,现在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最纯净的奶粉!XXX品牌奶粉是澳洲首个生产有机婴儿配方奶粉的厂家。

恒天然一波几折的奶粉事件让中国消费者从哄抢可瑞康奶粉到对新西兰产地的奶粉望而生畏。并且在面对新西兰政府对恒天然企业接二连三的控告下,恒天然就奶粉方面与合作客户“闹掰”事件的影响力也水涨船高。

这场恒天然和达能之间的“拖累战”也以达能集团终止与恒天然乳制品原料供应合同的结果作为事件暂停点。
  
这些围绕着达能、恒天然的持续发酵事件何时停歇我们不得而知,事件影响下损失的不仅仅是企业,还有诸多婴幼儿奶粉的消费者。消费者要的只是事情真相和宝宝的“口粮”到底来源可不可靠。

无论是达能、恒天然还是其他婴幼儿奶粉的生产者、经营者们,一个成功品牌的背后一定是对市场、对消费者的深刻理解作为基础,并且也以能达到消费者最终良好体验作为企业核心竞争力之一为目标。妈妈们只是想把最好的“口粮”给予她们的孩子,不要让宝宝成为奶粉战争中的牺牲品。